特稿回應

神賦予的印記:香港人的華人身分與在穆民中見證基督

「他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他們尋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他離我們各人不遠;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就如你們作詩的,有人說:我們也是他所生的。」(徒17:26-28)

縱使香港與中國大陸、台灣或東南亞等地的華人社會不盡相同,在穆民社會中,香港華人會被視為「華人」,這是無法逃避的客觀現實。大部分香港華人信徒母語是屬「漢語族」的粵語,讀和合本聖經長大。香港的華人教會以至國際性的華人宗派,大多曾經植根在中國大陸,與馬禮遜來華兩個多世紀以來日益壯大和處境化的華人教會一脈相承。

在這個華人教會發展的脈絡裡,西教士來華的重要任務就是建立能自我複製的本土(indigenous)教會。教會無可避免要面對本色化或處境化(contextualized),除聖經翻譯外,還有禮儀節期的調節和神學信息切合本土處境的情況等。福音來華初期,華人群體仍然是榮辱文化主導,接受非本土信仰者往往被加諸背棄家族祖宗的罪名,陷入嚴峻的「祠堂效應」——宗族傳統信仰綑綁,以至強加於個體人生方向抉擇的壓力和張力。這種社會文化身分認同危機和恐懼,其效應至今猶存。宣教士在重重挑戰下迎難而進,將福音帶給華人群體。

華人群體屬靈的心不比穆斯林群體柔軟,基督教在唐朝第一度來華(景教)及元朝第二度來華(也里可溫教),都沒有成功植根。直至約二百年前馬禮遜揭開基督教第三度來華的序幕,約一百年前和合本聖經出版,華人教會的處境化才達到一定的程度,然而具規模地差派宣教士的歷史不長。細看香港華人曾祖父母、祖父母輩年輕時的華人社會和當中基督教的狀況,竟與當今很多穆斯林社會驚奇地相似。三、四代華人在急速變幻的動蕩時代中經歷了神的恩典,成為我們的屬靈遺產,也給穆民活潑地見證「他離我們各人不遠;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

首先是神透過宣教士彰顯祂道成肉身的愛。近代中國天災人禍頻仍,屢屢迫害、驅逐宣教士和信徒,教會作為基督的身體,仍然對中國人不離不棄,不但建醫院,更在戰火中生死相伴。南京大屠殺期間,神用少數留守南京的宣教士,救贖十萬計華人的生命。1942年河南大饑荒,宣教士也與中國人同行。這些事蹟,為中國政府所認可。

在各地的華人社會,基督教在教育現代化、特別是女子教育上,給予了重大貢獻。今天香港的傳統名校中,相當大比例由教會創辦。清末民初,中國大陸的女子學校,也多是教會學校。現代教育催化社會現代化,只消兩代人左右的時間,中國從父母之命主導婚姻、男人可以三妻四妾的封建社會,演化為普遍認可一男一女、婚嫁自由的現代社會。看今天各地華人女性在社會各層面大放異彩,實難想像中國(包括香港)在二十世紀初仍然有不少女性飽受纏足之苦。

基督教推動現代教育普及,也促成了集體觀念和文化自卑感均強烈的華人社會,在其他方面從封建走向現代化。今天華人普遍使用的和合本聖經,全稱「和合本官話版」,它於1919年出版時,中國政府官方的公文和學校教科書仍以文言文主導,故此「和合本官話版」在出版時,實為以北方語為藍本的口語聖經。「和合本官話版」面世後十年,新文化運動的文學革命如火如荼,白話文最終取代了通行超過二千年的文言文,成為各地華人通用的書面語。今天我們使用的和合本聖經,普遍被1930年代的知識分子視為白話文的典範。

這些屬靈遺產對於華人教會向穆斯林見證神的恩典又意味著甚麼呢?

基督教在清中葉來華之初,宗族色彩濃厚、集體信奉民間宗教、以祠堂為中心並奉行祭祖習俗的社會所難以接受。部分華人更將列強侵華、喪權辱國的憤恨,投射到當時被視為洋教的基督教,加上其他政治經濟因素,觸發了大大小小的教案,包括義和團事件。雖然直到今天,仍有華人在決定歸主時,因憂慮自己不能為祖輩上香而猶豫,華人社會經歷基督教催化的現代化時期已百多年,畢竟已比較重視個體選擇;目前華人信徒已數以千萬計,數代信奉基督的華人家族也不罕見,在教內教外留下美好見證的信徒亦為數不少;主流社會不再會認為歸主與華人身有衝突。這些既是社會現代化的結果,也是教會屬靈爭戰的成果。對比改信其他宗教就被整個家族唾棄甚至殺害的穆斯林社會,華人社會中的「祠堂效應」畢竟已削弱不少。

毫無疑問,華人社會的整體,同樣在災難中經歷宣教士的關愛,也共同領受神話語的光照,在相對短的時間內,在婚姻、個體自主和教育等各方面,從封建走向現代化,學會要學習西方之長而不盲從。西學東漸並沒有改變華人社會的多元化,中國大陸、台灣、港澳及海外華人社區,因地理與歷史因素,內部群體各有不同的方言、性格與生活習慣。北方語地區內已有耿直豪爽、麵食為主的華北群體與無辣不歡的西南群體;對比商貿傳統比較深厚、有殖民地或租界區歷史的上海、廣東和香港等地各群體的委婉細膩,差異更明顯。華人社會的多元性與西方帶來的衝擊,與穆斯林世界有不少相近之處,彼此能產生不少共鳴和啟發。

放眼穆斯林世界,他們都以穆罕默德為先知,信奉安拉真主,也有不同教派,中亞、南亞、東南亞甚至中東北非阿拉伯語世界內部都有多元化的語言、民族性格和生活習慣。對於被西方侵略的歷史和西方不時表現的優越感,穆斯林世界整體表現敏感,反映他們集體內心仍然脆弱。另外,穆斯林社會中的祠堂效應比華人社會強大,男女不平等狀況相對嚴重,部分地區仍容許一夫多妻,億萬計的失喪靈魂依然被各樣靈界事物、封建式家族觀念和敵基督的信念捆綁。

我們可以向穆斯林的朋友放膽見證,因著十字架的浩大恩典,我們能把華人的身看得合乎中道,不亢不卑。神預先定準我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以我們母語的聖經和本土的教會養育我們,所以華人的身是祂的慈繩愛索,引導我們認識真神:是祂尋找我們,不是我們尋找祂。認識了既有慈愛也有威嚴和公義的真神,我們能為華人社會多年來壓制女性、拜偶像和對公義冷漠等罪惡痛悔,也能坦然無懼到神的施恩寶座前,滿懷信心,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在這個繼往開來的關鍵時刻,對於西方,我們感激神使用他們的宣教工人,造就了我們,在華人個體、家族和社會整體彰顯祂願意使萬人得救的恩典和旨意;同時,我們清楚西方文化不等於聖經信仰。面對今天抬舉人、矮化神、鼓勵人放縱情慾的自由主義洪流衝擊全球,華人信徒會順從神的真理,不效法這個世界,與普世教會並肩作戰,捍衛真理,順從聖靈的帶領,得著未得之民。然而,我們清楚知道所追求的,不是華人地位的提升。在穆斯林朋友面前,我們只敢把榮耀歸於真神,感激祂的恩典臨到罪孽深重的華人,又願意差遣華人,以神在華人社會中的作為,在穆民當中傳揚使人得真自由、真正認識超越卻臨在民族身的福音。

(此文章乃是新生網頁Production Team經過兩年多製作的成果)

 

(Photo by blue bird on Unsplash)

 

那一年,在南亞P國「帶職宣教」               約瑟弟兄

因著和印巴事工同路人的一段情,我這個原本不應該去南亞P國的人就去了,而且去了南部最大的K城,做的也未全是傳統「事奉」。

我在K城的身份是賓館經理,只是手下無人。在工作之餘,我是可以四處走動的:一是這裡交通雖然有眾多飛車的鐵騎士,行人小心些是可以走過馬路的;二是人車各不相讓時,司機也不可能快速行駛;三是巴士即使破舊不堪,還是可以坐坐的。除了出外購買日用品之外,每星期我有兩天上語言課,學習當地的官方語言烏爾都語。

那麼我如何可以在M民國表現出自己是基督的門徒呢?

第一方面,以賓館經理的身份,我每天都見到一個從西北省分來的普什圖看門人古先生,他多次有家庭困難,其中一次是他在家鄉的父親離世,我都盡力的關心他

第二方面,我想很多主門徒都未必知道,其實P國有為數二百萬的「基督徒」,包括天主教徒,問題是天主教和基督教都有不少掛名信徒。K城有不少閘門甚高的大教堂,因反恐關係吧,警衛甚嚴,但是任何人在檢查後,都可以進入去參加崇拜。憲法上,這裡的人有宗教信仰自由;實況是有不少穆斯林會針對基督教,及其他宗教的教徒。我曾經參加過聖公宗、浸信會、循理會和五旬宗等教會的崇拜,也去過一間基督教戒毒機構分享。

(上圖是一間在全P國都有教堂的五旬宗教會的聚會,是在K市外圍的。)

我去得最多的,是一個前天主教徒的家,他就住在我所工作的賓館附近,步行二十分鐘內可達。他很想成立一個中心,去幫助年青人戒毒,我便為他找個不收學費的聖經學院,讓他有些聖經基礎。在他經濟不好時 - 這也是很多K市人民日常經歷的 - 我也不時提供他舟車費去聖經學院上課。因為他來自天主教,我也會時常糾正他對一些聖經的理解…… 總意就是寄望他在主的真道上得到建立,將來真的可能有個幫到人的戒毒中心!

假如有朋友問:「您又不是被石頭擲死擲暈,為什麼不一直留在K城作見證呢?」[編者按:筆者在P國工作一年後已離開](參考使徒行傳14:5-7使徒遭人擲石的記載)被擲石頭是有可能的,不單是新約時代石地多和石頭多,K市的路在欠缺維修下也是石頭遍地呢。說真的,我只能這樣回答︰其實天父沒有直接叫我到P國。當然天父有恩典及時刻同在,沒有叫我提早見主;我得知,在五個月前,K城一位美國姊妹就幾乎意外地息勞歸主了,當時她被恐怖份子襲擊,主保守了她只是受了輕傷。

只是,我知道天父叫我去另一M民國或地區,做主工人只有聽主引導才有平安,對不對呢?還有,我知道有另一位同工接任我的崗位,我已經和她作了簡單的交接,又為她定時禱告;至於主要她如何我不知道,但會儘量支持她吧。

最後,如果有主內朋友真的有感動到P國,以下是給您們一些參考︰

1. 根據一些可靠資料[註一],P國到2030年後會超越印尼成為人口最多的M民國,為他們禱告刻不容緩;

2. 以M民國的分佈來看,P國處在一個特別位置:東面及東南面是全球M民最密集的國家或地區(印度、孟加拉、印尼等);西面和西北面是M民國的發源地和發展地(沙烏地阿拉伯、伊朗、埃及、土耳其等);因而得著P國是一個好的策略吧?

願主得榮耀!

[註一:見Wikipedia上的P國中的Demographics部份(英文版) – 那處是引用Samaa TV 27 January 2011的節目‘P set to become most populous Muslim nation’,註腳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