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主見證 

迷茫、混亂、無望的生命——馬弟兄歸主見證

我的家,是一個回教家庭。自小,我和弟弟便要跟爸爸到尖沙咀回教寺敬拜,但每次拜禱時,我心裏都很不安,自知這個不是真神,求主寛恕,為何我年紀小小就會分別到誰是真神?其實是主奇妙的安排,我自小是在一間基督教小學學習,祂讓我從小便有機會認識祂。上了中學,爸爸強逼我到一間回教學校就讀,逼我背古蘭經,但這只會使我對主更堅定,聖靈早已在我心裡,分別出誰是真神!

完成中三課程後,我便考入少年警校,開始兩年半軍事訓練,這是我最壞的時期,每週放學,便跟同學落的士高,識女仔,完全放縱自己的情慾。主?我早已忘記了!直到有一天我放學回家,有位小學同學致電給我,邀請我返教會,我當時一口答應,因為那樣可以認識更多異性。

返到教會,我真的認識了一班年青人,我承認主是存在的,所以很快,我便決志,加入教會,但我不是想跟從主的路,也沒有真心悔改,只是不斷在教會識女仔、拍拖,高峯期時三個月換一個,持續了年多,被導師和傳道人責駡,當時自己感到委屈,想只是她們喜歡我,我又沒拿著槍叫她們喜歡自己,我便少了去教會。同時,我由少警學堂出來,沒有當差,因為我不喜歡當警察,便出來做事了。我的工作和我的情感一樣,不喜歡便換,兩年間已換了七八份工作,我感到前路迷茫、疲倦和沮喪。雖然我開始離開祂,走入失落的路途,但主沒有放棄我,祂依然看顧我,等候我!終於,我和主說起話來……

有一天,我放工回家,途中四處無人,十分安靜。很久沒有祈禱了,我突然有感動,向主祈禱,語氣帶著不滿說:「主,我覺得人生沒有意義,牧師說,信了祢,會有豐盛的生命,但我現在什麼也沒有!我不明白,是祢說謊,還是我太失敗呢?如果我的人生就是這樣,主,請你現在便取回我的生命吧!但我一定不會眼閉的!」我猜主一定會問我為什麼,接著我便回答:「我要的,是一個豐盛的生命,我要取的不是地上的塵土(金錢),而是祢的冠冕!」祈禱後,沒有任何變化,過了不足一星期,我再祈禱,這次是晚上,跪在自己的房間,熄了燈,我向神說:「主,我真的很不開心,我的人生很灰暗!」過程中,我的心漸漸感到悔意,而且越來越強,我開始哭起來,越哭越強烈,我激動地說:「主,對不起,我返教會,犯了很多罪,亂攪感情關係,使到姊妹跌倒,離開教會,我也在試探之中,離開了主,求主祢再一次寬恕我,讓我有新的生命!」不久,悲傷和慚愧的感覺消失了,換來的是喜悅和感激的心情,接著我向主說:「感謝主,我知道祢是寬恕人的主,主呀,我真的很想有豐盛的生命,我們立約好嗎?祢給我的東西越多,我便宣揚祢的名越大吧!」我竟和神討價還價,當時我以為自己很聰明,主必會聽我祈禱,其實是愚蠢無知的!一切也是神所賜的,我可以用什麼來換取呢?感謝主,祂依然憐憫我!

祈禱後不到一星期,我收到一個電話,一間福音機構致電給我(之前已經參與他們一年的話劇義工工作),邀請我面試。從此,我的爬格子事奉生涯便開始了!主真的很好,祂知道我的承諾必不兌現,便安排了一分工作給我,我自己是不配得的,是一無所有的,我不是因為有什麼才能而被人揀選,但神就這樣奇妙地安排我進入機構,主給我的是一些意念、一枝筆、幾張原稿紙去創作劇本,與義工錄音後,便剪接製成錄音帶寄到電台,向國內傳福音,後來又演舞台劇,主給我的意念便透過大氣電波、舞台劇的形式演出來,能將福音傳揚,達成我的承諾-----「主給我的東西越多,我便宣揚祂的名越大!」

過去十多年,我一直以創作事奉祂,由一個助理編導,升為製作主任,成為一個懂得編、導、演,甚至培訓的戲劇導師!與各教會弟兄姐妹合作演出,又到不同中、小學教話劇,宣揚主道!

感謝主,祂將我從迷茫、混亂、無望的生命中拯救出來!主真是又真又活的神,祂藉聖靈感動我,讓我知罪悔改,賜我豐盛生命,一生為祂工作!後來,我離開我事奉的機構,到一間中學當福音幹事,因為我希望能更多為主做搶救靈魂的工作!現在我部分時間進修神學課程,並自組劇社巡迴演出、授課,繼續以戲劇傳掦主恩,盼望能為主做更大的事!

禱告:

上帝是從空虛混沌、淵面黑暗中創造世界,感謝袮能使我們從無序歸為有序,使我們的人生從迷茫、混亂、無望中看到盼望、喜樂和永恆,願讓馬弟兄最終謙卑悔改的主也改變每一個願意去尋求袮的人。也願馬弟兄在裝備後,為主做更大的工。阿們!

(Photo by Dyu - Ha on Unsplash) 

 

誰可以有真正的把握?         英信

我生於一個回教信仰的家庭,我的「把把」(外公的稱謂)是回教徒,祖籍廣東番禺,父親是因娶母親而加入回教的。回教信仰雖然沒有植根在我心裏,但猶記得兒時生活的回教色彩。在我出生之後,曾得到一個教名,但早已忘記。從前家人的關係很緊密,週末多走在一起。到了親屬的忌辰時,大家會一起到回教墳場,按習俗戴帽洗手,由外公誦讀《古蘭經》。我在兒時有好幾年都有上清真寺,印象中都曾記起寺中的禮儀。

讀書時進了一所天主教學校,會知道天主三一,並聖母、聖經、祈禱和唱詩,但沒有特別留意它們和回教信仰有抵觸,因為母親說真主和天主是一樣的神。家裏第一個走出回教的是哥哥。哥哥到加拿大探望女友時,與她一起返教會聚會,且信了耶穌基督和受浸禮,哥哥一直是最得到父母注意的,所以當時父母和外公的反應頗大。父母不單感到失望,亦會為未能管教好兒子而有點自責。外公就主動找哥哥傾談問話,但並不能改變哥哥的決定。

由於父母較少留意我,我自小便養成甚麼也由自己控制的習慣,雖然遇上急事時也會走進教堂祈禱,但過後還是由自己照管一切。到了二十八歲那年,一向慣於自己處理問題的我開始發現有事情處理不來,感覺是擔憂和不平安。那時一位患病的好友要做手術,使我開始知道有些事是我所不能處理的,並思想人的生死問題︰「生命的意義是甚麼呢?人如何去面對死後的歸宿?」當時公司附近有教堂,我向神祈禱,相信神有能力解答,我承認不認識這位神,但是相信神可以讓我認識祂。神聽禱告,向耶穌基督多次祈禱後,我得知那教堂有午間聚會,我便在那個聚會時間走到教堂,剛好有人出來,主動與我交朋友。

其後一次聚會中,有人分享十字架下不同人對十字架的不同反應,有兩個大學生向我分享救恩,引述《聖經》羅馬書10章9節,晚上我回到家裏便向神決志信耶穌,之後我告訴那些弟兄們,他們繼續在信仰路上幫助我。記得那些弟兄中還有一位願意放下原本的工作,全時間在教會內服侍神,留給我很深的印象。

信耶穌之後,我能明白許多事情不一定要自己掌握,心中多了平安,讀《聖經》也容易明白了,從前看重物質豐富,漸漸物質的重要性減低,待人也較少以自我為中心。

回港後,父母對於長期身在海外的我信了耶穌一事反應並不強烈。只是,我感到與家人在無形中有著隔膜和避諱,我也少了參與家族的宗教禮儀,如家人會邀請阿訇到外婆的家中為外公的生忌唸經,又會在清明和重陽到回教墳場掃墓。因此,我會額外花心思和留神去建立家人之間的關係。在誠懇的邀請下,父母也曾出席教會聖誕的聚會,未至於被完全拒於門外。感謝主,我和妻子能為未信主的家人同心守望和分享福音。我的家人亦沒有因信仰的不同,而向我們施加壓力。

對於死亡和人生的意義,若要在棺材的黑暗中才知道選擇錯了,我以為選擇相信耶穌基督為生命的主,選對的機會較大。

對讀者的話︰

回教在人生問題上沒有提供證據,讓人有把握可以復活,可以有永生。且留意

聖經的話︰「你若口裏認耶穌為主,心裏信神叫他從死裏復活,就必得救。」(羅10:9)

 (轉自2006年3月新生通訊)

禱告:

感謝天父洪恩!使用英信弟兄生命的轉變,堅固及建立了不少歸主者,他的父親也在近年決志,在洗禮歸主後於今年年初安然辭世,主懷安息。願神繼續保護及引領未信主的母親,與父親一樣從心中的捆綁得到釋放,早嚐救恩之樂。為弟兄委身服侍的歸主團契,並在家庭、工作上的各需要全然交託,阿們!

 

 一個藍莓麵飽的故事                   陶太

我跟她接觸多了,慢慢建立了一份情誼。在閒談中,我告訴她我是基督徒,如果遇到難處時,我會禱告。因為我相信上帝一定會保守我。我簡單地將福音述說,但她總是半信半疑。有一次,她告訴我在鄉間的丈夫相信了上帝;於是我勸她也要跟隨丈夫相信,以後可以同走一條路。但阿瑞拒絶了,因為要改變信仰,對她來說是不可思議的事。

直到有一天,她又來我家等候主人下班,正是晚飯時間;我給她一塊蛋糕,她說不喜歡吃;於是,我拿起自己很喜歡的藍莓麵包,對她說:「不如你吃麵包,讓我吃蛋糕好了。」她接過麵包,忽然哭起來。她表示來了香港這麼久,從來沒有人對她這麼好,所以她很感動。我就對她說在天地間有一位神對她更好;那時剛好有葛福臨佈道大會,我邀請她參加,她一口答應了。在佈道會中,她決志成為基督徒,大會介紹她到銅鑼灣一間教會聚會。

阿瑞已四十多歲,原來她在一班印尼傭工中,極有「江湖地位」。那些二十多歲的年輕印尼女傭都以她為首,所以她不單自己去教會,也帶了多個印尼女傭去教會。上午去銅鑼灣的教會,下午去北角的教會。她們一起聽道禱告、唱詩跳舞,心中充滿平安和喜樂。後來阿瑞去了另一個家庭工作,漸漸我們沒有聯絡了。但我相信,以後她一定不會再憂愁了,因為有神的盼望在她心中,我從來未想過,一個藍莓麵包可以感動一個人信耶穌,而且還可以結出更多的果子來,這完全是聖靈的工作,要拯救一切失喪的人。

在此,希望每一位基督徒都可以用愛去關懷身邊不同種族的人,讓他們可以感受和接受神的大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