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主見證

要尋的就尋見                      蒙恩人

我生在回教家庭,外祖母是虔誠的穆斯林,她堅守宗教的禮節,守齋念經。記得一年春節,鄰居拿刀剁豬肉,外祖母說他們的祖先曾追殺刀剁我們的聖人,我非常憤怒,立志報仇。

我的小學是清真寺小學,我以為同學都是回民,一位女生告訴我她不是,我認為她沒資格入清真寺小學,就打她。我們學校的中間是聖殿,我曾臂帶袖章看守殿堂,趕走同學,不許人吵,對安拉盡心。

中專時趕上文革,回民被迫去漢民食堂,我是不吃豬肉的,我想:「就算我被強迫吃豬肉,我也堅持不吃。」那時我對安拉是很忠心的。在婚姻的事上,我堅持嫁回民。婚後,大家相處常有衝突矛盾,終於來港後離婚。

記得初來港時,曾看見馬路上一塊紅布上寫:「當信主耶穌,你和你的一家都必得救。」我認為基督教一點也不謙卑,我心想:看人家佛教多謙卑,從不說「當信我佛,你和你一家……」所以我說那麽驕傲的宗教我就是不信。還有一次我見女兒的書上寫著:「海洋屬祂,是祂造的」,我當時很生氣,想把書撕掉,因我們是回民,不應強迫我們學《聖經》?總之,我對基督教很反感,雖然如此,有時他們的友善卻也給了我很深印象。

一次看病,醫院裡的一位外籍老醫生能說普通話,他送給我一張福音單張,內中提到「耶穌可以醫治我」。他是一位非常有禮貌的人,很老了但站起身彎下腰和藹的跟我說話,我永不忘記。一次和女兒路過一個商店時,有三個年青人在派單張,他們對我們非常友善謙和,邀請我們信耶穌。

約兩年後,我被邀去教會。講員分享《雅各書》:「我的弟兄們,你們信奉我們榮耀的主耶穌基督,便不可按著外貌待人。若有一個人帶著金戒指,穿著華美衣服,進你們的會堂去;又有一個窮人穿著骯髒衣服也進去;你們就重看那穿華美衣服的人,說:『請坐在這好位上』;又對那窮人說:『你站在那裡』,或『坐在我腳凳下邊。』這豈不是你們偏心待人,用惡意斷定人嗎?我親愛的弟兄們,請聽,神豈不是揀選了世上的貧窮人,叫他們在信上富足,並承受他所應許給那些愛他之人的國嗎?」(雅二1-5)

我驚訝《聖經》中竟會有這樣的經文,正如我追求的共產主義,不分貧富,個盡所能按需分配,這是我所羨慕人人平等的生活。經過文化革命,人距離共產主義愈來愈遠了!《聖經》是否能幫我們實現共產主義?我決定繼續追求。

《聖經》說有神,祂愛我們,但我在國內幾十年,完全感受不到,我腦子裡滿了疑問。一次教會唱歌說:小鳥掉下神都顧念,但我們在國內除四害,打死了很多,神並不管,怎證明神是愛呢?神為何不理會中國大陸的苦難?沒人能回答我的問題,只介紹我到別的教會去,我去的那天,剛好一位牧師講:人在300年前人才知地球是圓的,但《聖經》幾千年前告訴地球是圓的,又講聖經西元前有預言以色列國亡國但會復國。儘管希特勒殺了600萬人,但以色列仍復國了。我聽了覺得扎心,認為以色列復國預言的應許不會出於人。或許真有神,牧師告訴我:「要尋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

於是每天晚上,我都在家後邊的小山上尋求神,我仰望天空說:「神啊!我尋找你,求你使我尋見你。」沒有回答,我天天去尋,一天晚上天下雨,把我都弄濕了!我跟神說,你還不向我顯現嗎?我這樣尋求了一個月,忽然有一天我過馬路,看見前面一名女子,我心裡想:她在想什麽,一定是罪惡的念頭。我又看見一群人在購買東西,內心又感到這是罪惡的人群。不知我怎會想人是有罪的。

之後,我又感覺自己也是一個罪人,一直對母親頂撞、與長輩吵架、偷拿工廠的東西、說謊、罵人、報復……我流淚認罪,更感覺有一位身穿白衣的人站在右邊提醒我犯的罪,使我為罪憂傷,痛苦自責。

雖然認了罪,但仍不知有無神。為了解答,領我歸主的瑞典老宣教士給我介紹一位福建基督徒姊妹分享見證,她分享父母是虔誠的基督徒,媽媽生了兩個兒子,作了結紮手術後,又想要女兒,神行神跡賜給他們一位女兒!十歲那年,她在四樓平臺打球,為了追球,她飛出平臺,但卻未摔下,因她感到有一隻大手在托著她,兩天後,一位寡婦的兒子在四樓平臺曬被子卻墮下死了!她證明神愛她。但我卻很反感,我認為神不愛寡婦的兒子,神只愛基督徒而不愛非基督徒;她就算死了,媽媽還有兩個兒子,但寡婦只有一個獨生兒子。神為何不救,還說神愛世人,我帶著絕望與痛苦想離開,老宣教士很難過,她說:「我真盼望能把自己的信心給你……」那刻,她過來緊緊的抱住我,我感到一份溫暖進入我心,我很委屈想哭,因感到自己被從未有過的愛包圍著。這愛是無條件,無虛假真誠的,因我那時完全無任何利用價值,自我形像很低,內心有很多傷痕、徬徨:留在香港還是返回大陸?我不知如何走前面的道路,想死,但在宣教士懷裡的那一刻,我想如果神真的這麽愛人,人就有救了,我決定尋找真愛。我回家後跪在地上說:「神啊!若在世上有神,我一定要找到你,我若找不到你,我死也不瞑目。」

後來宣教士介紹我到一間內地背景教會,我如魚得水,明白了許多真理,開始對罪敏感。記得一次到街市上買菜,只挑選沒有灑水的菜,菜販問我是不是只挑選好菜,我卻否認了。但聖靈在我心裡責備,我決定下次再挑選好菜時,便要多付點錢。不說謊,我的生命漸漸改變了!臉有笑容了……

爸爸知道我信了主,他便與清真寺的長老交談,長老叫我不要叛教,樂意介紹穆斯林的男朋友給我,也叫我去找清真寺的阿訇。那刻,我只想追求真理,照顧兒女,不想再婚。

為避免行差踏錯,我開始比較《聖經》和《古蘭經》,我從未讀過《古蘭經》,剛開始就發現兩本書有許多相同之處,但也有顯著的不同之處:《聖經》開始寫於西元前約1400多年,《古蘭經》寫與西元後600多年。

《聖經》內容清晰:開門見山,主要講神的創造、人的犯罪,神的救贖。耶穌第一次道成肉身釘十架代死,第二次再來時是世界末日,最後審判,給人生與死升天堂下地獄的自由選擇。

《古蘭經》與《聖經》記載的人物事件雖有相同之處但卻沒有救恩,不知怎解決罪,只有聖戰死了才直接升天堂,難怪安葬我母親時,看見回教徒在墳地上哭的那麽淒慘,因不知死人去了天堂還是地獄。只有基督徒有把握死後回天家,所以唱歌感恩。這是何等不同!

我一比較就更清楚了,而我向神禱告認罪接受救恩後心非常平安喜樂,我終於在一九八七年底受洗成為神的兒女。

宗教的種類太多了,每種都有難答的問題,但比較起來能解答根本問題最多的,且歷史能證明的是基督教,關於神、人、罪、耶穌的降生釘死復活再來,都可透過考古、天文、地理等查考,同時可透過心靈的禱告找到……

神說:要尋的就尋見」,這是我的經歷,也是神對每個人的應許,只要你讓耶穌擔當你的罪,你一樣可成為神的兒女,活著享受神的愛,死後神會接你回天家。我甚願我的本族親人能像我一樣走上蒙福赦罪之路,我也願為他們的得救禱告,傳福音給他們。感謝神,因祂有說不盡的慈愛!阿們!

 

 

愛能遮掩許多的罪---歸主者花花的見證

我生長在一個回教家庭,爺爺是巴基斯坦人,祖母及媽媽都是中國人。曽祖父已移居香港,我祖父是位很虔誠的穆斯林,常常在誦經及做禮拜,而爸爸只是表面的回教徒,除了不吃豬肉,家中有宗教的儀式會參與外,什麼也沒有了,或許這對宗族有所交待。

自小我是跟祖父和祖母一起住,父母上班,都是他們照顧我的,但我祖父和祖母關係很差,常常吵架,每當他們吵架,我便躲在露台偷看他們吵架的情景,在他們身上我看不出愛。

神從小揀選了我

小時候,祖母就教我們唸古蘭經,我對它一竅不通,我只當作唱歌,人們好像覺得識背少許就好像你很敬虔一般。

小學就讀基督教學校,從小便認識主耶穌。還記得媽媽幫我溫習聖經科時,常用耶穌的一個比喻──有人打你的右臉,就要將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但她是不信耶穌的),她竟透過耶穌叫我仿效衪。她常對我說:「耶穌是個好人」的觀念深入我心,從而自小便認定自己是基督徒。當天真的我告訴爸爸,他對我說基督教與回教是信同一位神,當時我雖然年紀小,但我認為他是騙我的。我初小時便認為信仰應是個人的選擇,不應是承傳家族的傳統,應要自願相信,不是逼迫的,你才可真心相信一個信仰,否則就是虛偽。

回想我的信仰歷程,我相信是神揀選了我,因為我的補習老師全都是基督徒,他們亦先後帶我上教會。記得中二那年,我跟補習老師去團契,爸爸極力反對,把我恨恨地大罵一頓!他認為我不尊重家族信仰,令整個家族蒙羞,幾經討價還價,終於大家協議我在上午先到清真寺的圖書館溫習,好做給他的親友看,然後下午才可參加團契,當時我感到信仰就像一場交易,只是你有強權我便要屈服你之下,可悲!後來高中便停止了,當時我祈禱求神在我長大後為我安排一所合適的教會。

沒有愛的信仰

中學家人安排我入讀伊斯蘭教學校,讓我對伊斯蘭教義了解多了。理應在我的姊妹中,相對他們接觸伊斯蘭教機會較多,應該是她們之中最堅信的一個,但也正因如此,被我見到更多更可悲的事,從小我看到穆斯林之間少有愛,甚至有很多不公平的事發生,尤其是回教徒對女性的歧視和不尊重,記得我的祖父過身, 送他上山安葬時,當時我的大表姐跑在前方,跟隨那群男士送我祖父上山,隨即被我祖母叫她退後,說女人不可走前。

我有位叔叔,他年輕時被祖母替他安排與自己無感情的一位穆斯林女子結婚,育有一子,後來叔叔結識另一位女士,數年後他更拋妻棄子,跟這位女士一起生活,在我少年時,叔叔跟這女士有了孩子,祖母甚歡喜,後來再安排他們在回教儀式下結婚,當時我替嬸嬸氣憤,為何這樣,我嬸嬸還安慰我說那個孩子是無辜的,她也很無奈,這事更讓我對自身的宗族信仰非常反感。

我和爸爸的關係不好,他很渴望有個兒子,可惜天意弄人,我們全是女的,他埋怨我媽媽說:「假如她們是兒子,我就會教他們。」爸爸不喜歡我,也許他知道不是我的問題也會常責怪我,十年來大家沒談上十句話。

憶記起中學時代,當年有位好同學時常懷念她剛去逝的爸爸,她勸告我不要冷待我爸爸,還對我說:「樹欲靜而風不息,子欲養而親不在」,有一天你會後悔的,當時我很瀟灑地回應一句“I don’t care!”。

感謝神的恩典,當我受浸時,內心有一把聲音提醒我要原諒爸爸,還常常浮現一句金句那就是「愛能遮掩許多的罪」。我向神說:「我可以原諒他,但我不懂得怎樣與他相處。」隨著時日的過去,神讓我體驗到「愛能遮掩許多的罪」,我們的關係不知不覺間被神的愛去修補。

數年後他患上肺癌,我為他擔憂、禱告,甚至流淚,不知不覺間,神的愛將我們拉近了!原來我會著緊他!

我是一個小信的人,但在我生命裡,很多事情讓我親身經歷神的實在,祂的愛、大能,以及平安,全然彰顯,叫我無可置疑。感謝讚美主!

禱告:願天父繼續激勵、使用花花的生命成為更多家人及身邊穆斯林朋友的祝福。願主耶穌捨身的愛和醫治進入更多破碎的穆斯林家庭,聖靈以恩典和真理引導他們得享永生。阿們!

 

一位西北回族弟兄歸信基督的見證                    新生編輯室

「因我們神憐憫的心腸,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裏的人,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路加福音一:78-79)

我是回族人,已婚並育有一女,未得救前是信奉伊斯蘭教的,屬於四大伊麻目之虎菲耶教門,現在全職服事教會。

家境貧寒:孩童時,我家境貧困,弟兄姐妹眾多。母親早亡,父親是國家幹部,靠著微薄的收入維持家計。當時我們託靠真主,希望祂能讓我們從苦境中轉回,然而宗教信仰並不能帶給我們甚麼,只有亡母的悲痛和生活的艱辛。沒有母愛,又少了父疼,性格就有些變異,除了逃課,亦沾染了煙酒,並常在外胡混,讀到初中二年級便被學校開除了。後來更結交損友,生活糜爛,沒有工作做時便在外流浪,形同耶穌所說的那浪子後來境況。然而,神因著祂的慈愛與憐憫把我尋回,保守我不致坐牢,反讓我成家立室。

疾病纏繞:我生命的轉折點是從結婚的前幾天開始。偶爾來的胃痛,在婚後變成劇痛,吃甚麼都吐,整個人瘦得只剩皮包骨,求醫吃藥都不見好轉,使我幾乎失去了生存的盼望。有一次,我一直躲避了多年的大姐來探我,她因叛教改信了耶穌,成了我家的羞恥,我覺得沒臉見人,所以盡量避開她,不與她往來。她要來為我禱告,我不願接受並且恥笑她,但她還是硬著頭皮常來在我面前囉嗦。

福音大能:有一次我的好朋友小李帶著兩個朋友來我家,大姐剛好進來,還將話題轉到耶穌身上,那時我很生氣,面紅耳赤地禁止她傳教。豈料小李竟然說:「大姐我信……」隔天,小李說出了那天發生的事,原來他因賭博虧空了幾千元公款,那晚決定召來朋友,帶同武器,來我家等到晚上出去打劫;然而大姐傳的福音使他內心起了很大的掙扎,聖靈感動了他放棄打劫的念頭,因而避免了一場悲劇的發生。他後來向老板坦誠承認公款用於賭博,老板竟原諒了他。耶穌在一瞬間就改變了他的生命,亦同時保守了別人的生命,神的作為實在奇妙,我們的主是應當稱頌的!

全家歸主:久而久之,我也習慣了大姐的說教,並漸漸有興趣聽她講述耶穌如何在困境中救了她和賜給她新的生命。那時我深受感動,答應要信耶穌。我們弟兄姐妹在禱告中有人看見了異像和作異夢,是常人無法理解的。我們對耶穌基督的興趣越濃,每天都在迫切地禱告、讀經。透過異像使我們了解到靈界的一些事情,知道創造天地的神因愛我們的緣故,藉著耶穌基督來搭救我們。當然也有異像是從邪靈來的,因不能分辨就盲目信從,現在想起來還是心有餘悸。後來有從某國來的傳道人來幫助我們學習聖經,在真理上引導我們,由於他的榜樣深深影響著我們,我們連大帶小有十幾人決志歸主,後來受了洗並踏上了跟隨主耶穌的道路。

禱告蒙允:《耶穌生平》這部電影,對我們的影響很大,讓我們可以直接地了解耶穌。由於當時生活困難,加上胃痛的纏擾,我研讀聖經,迫切禱告,希望耶穌幫助。那時我的禱告蒙應允的有很多,對我幫助特別大。婚後兩年妻子懷孕,我常禱告,求神賜我們一個健康可愛的女孩子。時候滿足,妻子臨產的那天,護士小姐告訴我因胎位不正,孩子的脖子可能被臍帶纏住了,需要緊急施手術。當時我情緒激動,不知該怎樣才好,回到病房跪在地上迫切呼求主,沒多久護士小姐又來告訴我胎位正了,可以順產了。稍後我聽到嬰孩的哭聲,此時我渾身顫抖,熱淚盈眶,滿心讚美。如今孩子已有六歲,她敬畏神,凡見過她的人都說:「主的恩在她身上。」

福音廣傳:感謝神,祂憐憫了我們,並且因愛我們這個民族的緣故,揀選了我們,將傳福音的使命託付了我們。我們要把這福音傳遍西北,將因信稱義的真理帶到更多回族的聚居地,釋放那些被捆綁的靈魂,讓回族人加入萬國萬民的敬拜行列,同來敬拜讚美祂。

 

節錄自www.ysljdj.com(蒙允准使用)

轉自:2008年5月《新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