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主見證 

生命的拆毀與重建                阿豆得救見證

我在香港出生成長,母親是中國人,父親是喀什米爾人,世代信奉伊斯蘭教,早幾代已經遷居香港。童年的我並不快樂,常常哭泣。家人重男輕女,父親有酗酒和家暴問題,常醉後打我和媽媽,這情況維持到二十多歲。在學校,被同學欺凌,被老師排斥,也被母親那邊的親戚排擠我和弟弟。我小時候會無知地求安拉叫父親不要打媽媽,但當然沒有任何改變。父親年紀越大越虔誠,做足伊斯蘭中的五功,而我卻對這個宗教沒有好感。伊斯蘭的安拉很惡,無愛無憐憫,如果他不喜歡,我便落地獄,很絕望,想過自殺,但因細膽怕死最終也沒有實行。

出來工作後,在公司認識了現在的丈夫,是他帶我信主的。我在一所廣告公司工作不久,來了一位新同事,初時不知道他是基督徒,只覺他又蠢又傻,及後發覺他身上散發著一種味道,信主後才知道這是基督的馨香。有一次他背向我傳真文件,突然有一種感覺在我腦中出現:「他是我將來的丈夫。」我便去追求他。但他當時並沒有想過與我拍拖,只是見我被一些同事針對而不開心,就和一位基督徒女同事和我查聖經,最後是我丈夫帶我作決志的禱告。

他亦帶我返教會,上主日學學習聖經。看到這些基督徒很特別,有愛心,以弟兄姊妹相稱,像一家人一樣。當我讀到約翰福音三章16節,知道居然神是愛世人的,完全改變了我對神的看法,而這愛是我一直渴求的。之後我受浸,卻一直不敢給家人知道,怕會和我斷絕關係。自己有很多的自責內疚,加上教會導師姐姐催促要在家人前認主,當自己讀到馬太福音十章33節和馬可福音四章21節,我沒有在人面前認耶穌,祂在天父面前也不認我,我便開始「鑽牛角尖」以為神已經不喜悅我,感到兩難,引發出抑鬱症來。最後神憐憫醫治了我,但為了逃避壓力,我和丈夫便停止了教會所有的聚會,大概有五年時間。

後來神有憐憫和挽回,我和丈夫都想重新參加聚會,在朋友介紹下找到新的教會。初時也只是星期天教徒,直到我心愛的貓患病了,她的腳趾有一個腫瘤,我很心痛,常以淚洗面,手術前的一天,我仍是不停的哭著,愈哭愈厲害,就在那時神竟滿有溫柔的親自向我說:「我的乖女,我愛你,不要再流淚了。」當刻聽後我哭得更厲害,因為我以前曾向神說過:「將來在天國,我不求有冠冕給我,只求祢摸摸我的頭,同我講聲我的乖女,我便心滿意足了。」但那刻神已向我說了。我繼續說:「神啊,袮可知道我的心如刀割?」神再以溫柔的聲音對我說:「我知,我知。」由那刻開始我和我先生便從新投入天父的懷抱。

在2015年底,我父親患癌,情況似乎不樂觀,我和丈夫及衆弟兄姊妹切切的祈禱,最後他的病奇妙的得到醫治。在這過程,神教我原諒他多年來對我的傷害,憐憫他仍活在罪的綑綁中。當父親仍在病房中,感恩有一位留港數天的宣教士主動與我丈夫探望住院的父親,想向他傳福音,但他拒絕聽亦開始懷疑我是否已改信基督教。

不久我參加了Georges Houssney的門訓課程,生命得著更新復興。又在當中認識一位冒死也要堅持信主,逃離穆斯林國家的歸主者,給我很大的激勵,最終在很多弟兄姊妹禱告的支持下,終於在家人面前承認自己已信主。當中有恐懼的時後,但主賜下勇氣;有我不情願的後果,但主賜下安慰,甚至為衪的名受苦的喜樂。這些都一定不是憑軟弱的自己可以走過的。

當我和丈夫經歷了神很多的恩典,屬靈生命得到復興,神將向穆斯林見證基督的負擔放在我們心中。我們開始參加課程,在教會的差傳年會中,我們不約而同地決志奉獻作宣教士。經過一年多的探索,神分别給了我和丈夫像神蹟一般的引證,我們雖然感覺微小,但也願意回應神的呼召,報讀神學院接受裝備,繼續跟隨神的指引和託付。神學訓練不但學習知識,也是生命的拆毀與重建,充滿挑戰,但深信主有豐盛的恩典,我們也很需要你們的代禱支持,謝謝!

(新生通訊2019年11月號加長版)

「掌管生命的主,唯有你能使生命拆毀並再次重建,我們為著有很多像阿豆姊妹一樣的生命,在人生的盡頭或一些細微的事上經歷主的大能和揀選感謝你!也願你繼續賜恩加力給他們夫婦有願意回應使命的心,讓他們不僅成為家人的祝福,更加成為更多穆斯林朋友歸主的祝福。阿們!」

 

朝聞道,夕死可矣 -----金伯的信主歷程  (女兒代筆)

我在一九一八年出生在北京一個回教家庭,三歲時父親去世。我和剛出生三個月的弟弟由母親獨力養育成人。雖然祖輩都是回教徒,但沒有一個親戚願幫孤兒寡婦。我在十五歲時跟別人燒飯做學徒,二十多歲時,當了鐵路的公差,再轉行做買賣工藝品。後娶了回教女子為妻,有了女兒。到了中國解放時,老闆兒子乘船來香港做買賣請我作夥計,後便留在香港,偶爾返鄉探妻子女兒,後又添一子。後來在港認識了第二任太太,並誕下三子。一直為生活奔波,信仰對我並沒有甚麼重要性。

感謝耶穌,使我在年老時認識祂,我現年八十七歲,受洗歸主已十幾年了,是神從罪中救了我。我以前對基督教沒有興趣,更不同意給別人打了左臉,還要把右臉給他打,誰要打我,我就跟他拼命。所以我說信什麼,也不信耶穌。

後因女兒在婚姻上受刺激,我擔心她情緒出問題,知她去教會我也沒阻止,有人說宗教是鴉片,麻醉人,我想她心痛苦,用鴉片麻醉下能減輕痛苦也好啊,但後來見女兒去教會有非常明顯的好轉,我好奇想知原因,在她邀請下就去看看。在教會裡,我看見許多教友,他們很友善、誠實、有愛心。愈觀察愈覺得這裡的人比教外的人好,但不解的是他們竟常說自己是罪人。教外的人許多都是自私、貪心、撒謊的,但卻自稱是好人。我是玉石商人,作了六十多年生意,沒有知心朋友,多數是為利益關係,彼此利用。

聖經講人有貪心、詭詐欺騙、忘恩負義……我覺得這是有道理,也是事實,與我經驗到的是一樣的。去教會一段日子之後,神不但讓我看到別人有罪,更讓我看到自己吃喝嫖賭,有很多罪。

耶穌愛我,為擔當我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祂赦免我,使神人和好。我做了七十多年回教徒,與不信的人沒兩樣,只是不吃豬肉,世人怎麼犯罪,我也怎麼犯,死後去哪,誰也不知道,問阿訇,他也不知能否上天堂,就是看《古蘭經》也搞不清楚,只知安拉隨心所欲,所以回教徒對死亡很恐懼。

但是《聖經》告訴我們「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三16),這讓人很有把握。我決心信靠主耶穌。感謝主,神很恩待我,雖然因為年老眼睛看不見了,但神藉著錄音帶、光碟等讓我能聽見聖經。我心裡的眼開了,享受到「朝聞道,夕死可矣」。

我很盼望回教徒能聽聽基督教的真理,然後與回教道理比較一下,不要糊裡糊塗地信,也不要糊裡糊塗地不信,因為這兩種都是迷信。天堂沒有不義,沒有罪,有罪的人不能升天堂。只有耶穌替死,赦罪救我們,使我們能回天家。

我未信主時,不但罵耶穌,譏笑和頂撞耶穌,打他的臉,但祂卻救我,為我死,等於容讓我打了他的左臉,又讓我打祂的右臉。我被祂的愛感動,我願回到祂的身邊,也願我本族的人更多歸主。

 

 

走過傷痛、衝突和戰亂的日子:聖靈如何帶領一個阿富汗人相信基督的見證 (新生通訊2017年8月)

我以前的名字是Gilane Abdul Jamil , 但現在我有一個新的名字——Jamil Abraham。我出生於阿富汗的Ningarhar省;認識基督以前,人們視我為穆斯林學者;我有兩個碩士學位,分別是伊斯蘭神學硏究碩士和普什圖語碩士。

我與第一任太太(已故)在1990年結婚,她是一位教師。1992年阿富汗爆發內戰,我們去到巴基斯坦。在那裡,一位巴基斯坦宣教士向我太太作見證和傳福音,她便改信基督教。我們在1995年返回阿富汗,太太給我生了兩個漂亮的女兒。由於塔利班政權反對女子接受教育,所以太太在喀布爾秘密開辦了一間地下女子家庭學校,並且透過課堂與學生分享福音。塔利班曾向她發出不少威脅和恐嚇,試圖令她把學校關閉,但她沒有理會這些威嚇。1999年,塔利班綁架了我的妻子,並殺害她。這件事迫使我帶著兩個女兒離開祖國,回到巴基斯坦。

由於我是伊斯蘭學者,我時常對聖靈位格的問題感到困惑。《古蘭經》把聖靈稱為天使加百列,但我對這個教導並不滿意,因此常與基督徒討論這個問題。在那段期間,我做了一個關於耶穌基督的夢。某一晚,祂來到我面前,張開雙手,對我說:「到我這裡,我就是聖靈。」雖然做了這個夢,但我仍不相信祂。

但正正是那時候,我開始花時間比較伊斯蘭教與基督教。當我這樣做時,我又做了另一個關於耶穌的夢。在夢中,祂來到我面前,張開雙手,對我說:「到我這裡,我就是聖靈。」那時我已開始返教會,第二次做同樣的夢後,我便與教會牧師分享這個夢。他對我說:「恭喜!上帝已邀請你相信和接受耶穌基督作你個人的主和救贖主。」我同意牧師所說,並將心交給耶穌。2000年,我在巴基斯坦拉瓦爾品弟(Rawalpindi)接受洗禮。

我受洗和改信基督教的消息傳到當地的巴基斯坦籍毛拉(Pakistani mullah)的耳中。他和他的追隨者嘗試殺我,因此,我在2004年被迫離開巴基斯坦,回到自己的國家。後來,我與另一位名叫Dunya的女士結婚,直到如今。她替我生了三個孩子,連同我與前妻所生的兩個女兒,我們共有五個孩子。一年後,她知道我是基督徒,過了不久她也接受了主。以下是她信主的經過:她多次做夢,夢中都是我替她洗腳。當她與我分享這些夢,我便告訴她我是個基督徒。我把福音的大綱告訴她,並且邀請和鼓勵她接受耶穌為個人的主和救主。她說:「若你的信仰教導你要謙卑,替我洗腳,那麼為甚麼我不照樣接受基督教的信仰,並且替你洗腳?」

我以前曾替阿富汗的一間保安機構工作,所以我受過不少來自塔利班的威嚇。有一次,他們甚至襲擊我的房子。不單如此,有些人聽聞我的信仰,也同樣威嚇和騷擾我。在阿富汗,我沒有宗教自由,但我極渴望能自由敬拜,並且與其他信徒相交。因此,我決定帶著家人前往印度,在那裡定居。在印度,我們接受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UNHCR)的管理和庇護。我在這裡的教會崇拜和事奉,我的工作是把新約聖經翻譯為普什圖語,現在已翻譯了百分之七十的聖經內容。我也撰寫普什圖語的敬拜詩歌,並且編曲和填詞。我是主耶穌基督的僕人,我以不同方式、按著我的能力和聖靈賦予我的恩賜,與新德里的阿富汗人教會配搭事奉。請為我和我的家人祈禱。

巴拿巴基金向僑居印度的阿富汗基督徒群體(教會)提供協助,Jamil也屬於這個教會 。

(文章承蒙Barnabas Fund允許翻譯和轉載。)

禱告:謙卑來到世上替我們洗腳的主耶穌,我們感謝讚美你!在這傷痛、衝突、戰亂的日子,你要使用周圍的環境揀選更多的靈魂、更多的穆斯林歸主,無論在巴基斯坦、在阿富汗或世界各地,都有更多的Jamil Abraham能夠跟隨主的腳蹤行。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