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主見證 

癱瘓十九年的高姍 —— 一個穆斯林女孩的歸主見證           嵐Josephine

在巴基斯坦,有一個深閨的富家女孩名叫高姍,她在五個兄弟姊妹中身體最孱弱,在六個月大時因為傷寒引致左邊身體癱瘓,而她的母親也在她很年幼時病逝。不過高姍有一位無微不至的父親,由傭人照顧她的起居飲食,一切無憂。父親是位德高望重的穆斯林,既有財富又恪守伊斯蘭教規,深受家族內外愛戴和尊敬。父親在妻子臨終前承諾為了女兒高姍的幸福,他在有生之年不會再婚。他從小教導高姍敬畏真主、嚴守五功、熟讀《古蘭經》,也期盼有一天真主會憐憫,醫治她的頑疾。

1966年,高姍十四歲,親戚刻意攜同高姍到麥加朝聖,希望藉著朝功感動真主施恩醫治,但最終他們失望而回。高姍無法在最後限期恢復健康,於是幼年時所訂的婚約即時被解除。雖然如此,兩父女仍然忠於所信,沒有怨天尤人。可是在兩年後的一天,父親因為工作過度,突然在短時間內病逝。高姍當然悲痛欲絕,失去世上最愛的人,加上長年半身不遂,人生似乎失去了生存意義,她開始萌生輕生的念頭。在痛苦中她極力禱告呼求真主解答人生的苦惱。

當高姍獨自在房間哭泣禱告之際,她聽到一個低沉又溫柔的聲音,告訴高姍祂是爾撒(《古蘭經》稱耶穌為爾撒),祂是醫治者,並囑咐她查考有關爾撒的經文。高姍從《古蘭經》中曉得耶穌有醫治天然盲、大麻瘋和叫死人復活的能力。於是高姍用心默想這幾句話。在三年間,她不斷暗中祈求耶穌醫治她的殘疾,同時又不讓家人知道她的經歷。

經過三年多,甚麼都沒有發生,高姍跌在絕望之中。就在一個深夜之中,她再次在痛苦中哭喊,難以言喻的事情發生了!整個寢室忽然明亮起來,耶穌連同十二位身穿白衣的形象一同向高姍顯現。耶穌表示要來醫治她,命她起來行走。她驚訝於眼前的景象,一時間不知所措。得到主再三的勉勵,高姍感到身體癱瘓的部分漸漸恢復了力量,便試著下床走路。最後她能夠在房間內走動,告別了十九年的左邊身體癱瘓!主吩咐高姍要到祂的民中為祂作見證,並教導她從此要這樣禱告:「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祢的名為聖……。」高姍被主醫治好了,生命也不再一樣了。她如今知道誰是神。她雖然失去敬愛的父親,但如今卻擁有天上的父親,神滿足了她生命的空洞。她明白耶穌是神的兒子,是獨一的真神。神不是高高在上,漠視受造者的需要。祂是以馬內利,願意與人同在,這有別於她從前所信的伊斯蘭教!

高姍因此轉信基督教,但這樣意味著她往後將要失去許多,包括:她的美麗大屋、傭人的服侍、父親留下給她的大筆遺產、家人親密的關係,甚至自己的性命。高姍已預備好隨時給家人謾罵和摒棄,結果一切都如她所料。當中大哥反對得最激烈,愛的反面便是恨,他竭盡所能、威逼利誘要高姍脫離基督教。雖然如此,高姍卻沒有半點動搖,也排除萬難,堅定地回應主耶穌的呼召,到祂的民中見證主耶穌的大能!

註:

真實見證故事摘錄自《幔子撕破了——得見光明》。若讀者想知道主耶穌怎樣帶領高姍得到她生命中的第一本聖經、她如何接受水禮、那已證實死亡的親姊姊如何活過來和高姍被家族朋友設圈套而坐牢等事蹟,可致電本中心(67308130)免費領取此書的簡體中文版(數量有限,送完即止)。

(原文載於2011年11月新生通訊)

 

 

以最大的誠意向穆斯林見證基督      S姊妹

M女士來自中東一個國家,因政治的原因不能留在原居地。我認識M女士的時候,正是她到港不久之時,當時她正申請核實其難民身份。初次攀談,當知道她是穆斯林時,我更想了解她,很希望有機會跟她分享基督的愛;然而,我很明白關心她當下的需要是更迫切的事,因福音本身就是見證多於宣講,與此同時,我也為她禱告。

M女士並不抗拒我的探訪,初次走進她居住的劏房,環境雖小,卻很整潔。她很開心見到我跟友人來訪,我們想不到她竟給我們預備了西餅及紙包飲品,看來,她的民族熱情、好客的性情,並未有因她生活的缺乏而減退。

作為還未被核實難民身份的逃亡者,她在港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再等待。這種毫無把握的等待,叫人充滿無奈與沮喪,甚至不少尋求政治庇護者在這段磨人的折騰時光中患上抑鬱症,需服用精神科藥物,有的甚至染上毒癮,以毒品麻醉自己。在我接觸M女士的日子中,她也有一段特別低沉的時間,我也怕她會患上抑鬱症,除了多探訪關心她外,我也沒有甚麼可以做到,因為盡快核實難民身份確是她當務之急,我也嘗試邀請她為此一同向耶穌禱告。

一次,在穆斯林齋戒月前,我帶了一套見證光碟跟她一起看,希望她可認識耶穌是她的幫助。那次她也樂意跟我們看完見證片,並知道她對耶穌並不抗拒。我大概在齋戒月後再次探訪她,那次,她跟我分享最近一次作夢,並在夢中見到耶穌一事。這實在太奇妙了,既然主已經預備,我也把那次特意帶去的小冊子拿出來跟她分享,這是她母語的文字版福音小冊子,我請她用她的母語讀出,而我就看著英文版。當她讀到提問句時,我就以英文問她,她會選擇接受耶穌嗎?讓耶穌走進她生命引領她嗎?她回答願意。我便繼續邀請她用母語讀出決志禱文,自己邀請耶穌進到她心中。

自她「接受耶穌」後,我也在外國訂了一本她母語的聖經給她,也嘗試過跟她以舊約故事作初信栽培。可是,在港難民所面對生活上的困窘、不公義的對待、再加上漫長的等待與一次又一次的失落,內心是很難容得下這些「精神食糧」的,我希望在她實際的生活需要上也幫上一點忙。當知道她透過志願組織學習了編織一些小手作後,我也請她多作,然後找渠道「認購」這些手作,作為支持她的生活。當她從我身上收到來自各方的小數目後,她當然很高興,然而,要找第二批認購的人,又談何容易呢?又一次探訪她時,她剛在住屋上遇到點麻煩,需要人的幫助。又有一次,她需要搬動必要的傢俱,千辛萬苦後,終於有肢體答應幫忙。我分享這些片段,其實是很想讓讀者知道,這些「行動」正正是福音,然而,很多人都慣了只以口宣講,甚至把這些「行動」看作次要的事。可是,關心難民,正是需要大量人力資源去委身參與,財力資源還屬其次。

M女士雖沒有繼續接受栽培,但她說自己有每天看一點點聖經,並有向耶穌祈禱。神也實在恩待她,在認識她短短的幾年中,她就核實了難民身分,再過一段日子,也終得悉有國家接收她了。現在,她已在自由的國度開展了新生活,我實在為她高興,我們仍以電郵保持聯絡。我也鼓勵她上教會,然而她說:「我不會上教會,但也不會去清真寺了。」我很明白,一個有穆斯林背景的「信徒」在一般教會未必得著合適造就,我為到她不去清真寺而感恩,繼續關心她,並為她禱告,她是我所關心的朋友。

 (原文載於2015年5月新生通訊)

 禱告天父,感謝袮將很多難民朋友帶來香港。求袮差派更多基督工人去幫助這些在無限期等待中的難民,使他們能得到公義的對待。讓我們能給予有需要的穆民朋友最實際的幫助,也幫助他們在靈裡的需要。願現處香港的穆斯林難民能早日知道他們可以轉向一位真實全能的主,能拯救他們脫離抑鬱、毒癮和罪惡,讓他們願意接受這份白白的恩典。也賜福M女士繼續跟隨主的道路,奉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走出皇族家庭信仰      口述:阿畢   筆錄:阿羽

我的家庭源自阿拉伯的顯赫皇族,後因經商,有些家眷移居到馬來西亞,最後定居香港,當中經歷了超過百年之久。定居香港的早期家族成員亦有份參與建立本地清真寺和回教墳場。時至今日,我們的家族已有五至六代在香港安居樂業。我們自出娘胎就是信奉伊斯蘭教,學習伊斯蘭的信仰和緊守伊斯蘭的節期。印象較深刻的是,所有伊斯蘭信徒都不可以信奉其他的宗教,叛教者會受到家族成員的唾棄。

當我的父親開始研究其他宗教和神祇時,他受到了祖父家庭的恥視。一九八零年,父親正式成為基督徒。他見證耶穌基督所賜給他的平安和恩典,是在當穆斯林時從來沒有過的。後來,我的兒子在一間基督教學校讀書和參加團契,他多次經歷神,並在一九九零年成為基督徒,見證神對他生命的影響,並拯救他脫離一次嚴重的交通事故。

我的父親和兒子都曾經向我傳福音和為我禱告,但是我都沒有回應,直至我的太太被診斷患上癌症。我倆頓感無助,雖然對基督信仰所知有限,亦盼望能成為信徒。在二零零零年終,我們都接受了耶穌基督為救主。其實,我一心去嘗試陪伴患病的愛妻,在信仰中鼓勵她面對疾病的煎熬,因為在基督教的信仰裡能得到那真正內心的平安。我深深感受主的同在,弟兄姊妹們的關心讓我領受神愛的偉大;在與穆斯林兄弟的交往中,我找不到同樣的愛。信主後,我的脾氣好了,待人處事都比較溫和。自少在家族中的大男人心態,亦相對改善。感謝主,透過不斷的禱告,神幫助我在四個月內戒除了已持續三十五年的煙癮。

足足有兩年的時間,我和太太經歷神醫治她的疾病,讓她能重拾健康的體魄。在化療的階段,她仍可以每週打六小時的網球。主亦供應她充足的需要,無論是藥費、工作的收入或是打球時有良好的天氣,神都聆聽我們大大小小的禱告。在二零零二年九月,妻子最終撒手人寰。在她離世後第四天的早上,我的女兒和外母都說看見了她和聽到她說:「神醫治了我。」她們的異象提醒我,神已聽了我的禱告。我曾向神承諾,若祂能醫治我的愛妻,我願意忠心侍奉主。誠然,主已在祂的國度裡徹底回復她的健康。我亦能甘心樂意背起十字架跟隨和順服主。

願神親自祝福所有閱讀此見證的讀者,並唯獨透過耶穌基督,去認識這個又真又活的神。                                                

(原文載於2006年9月新生通訊)

禱告:

感謝主讓阿畢經歷那屬天的真正的平安和醫治!願主今天仍然使用這見證,啟迪人尋求袮。「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投靠祂的人有福了!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當敬畏他,因敬畏他的一無所缺。(詩篇348-9)深願更多的穆斯林朋友能夠有勇氣驗證自己世代的信仰,在真理中與耶穌相遇,並委身忠心事奉主。阿們!

 (Photo by Artur Aldyrkhanov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