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主見證 

以最大的誠意向穆斯林見證基督      S姊妹

M女士來自中東一個國家,因政治的原因不能留在原居地。我認識M女士的時候,正是她到港不久之時,當時她正申請核實其難民身份。初次攀談,當知道她是穆斯林時,我更想了解她,很希望有機會跟她分享基督的愛;然而,我很明白關心她當下的需要是更迫切的事,因福音本身就是見證多於宣講,與此同時,我也為她禱告。

M女士並不抗拒我的探訪,初次走進她居住的劏房,環境雖小,卻很整潔。她很開心見到我跟友人來訪,我們想不到她竟給我們預備了西餅及紙包飲品,看來,她的民族熱情、好客的性情,並未有因她生活的缺乏而減退。

作為還未被核實難民身份的逃亡者,她在港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再等待。這種毫無把握的等待,叫人充滿無奈與沮喪,甚至不少尋求政治庇護者在這段磨人的折騰時光中患上抑鬱症,需服用精神科藥物,有的甚至染上毒癮,以毒品麻醉自己。在我接觸M女士的日子中,她也有一段特別低沉的時間,我也怕她會患上抑鬱症,除了多探訪關心她外,我也沒有甚麼可以做到,因為盡快核實難民身份確是她當務之急,我也嘗試邀請她為此一同向耶穌禱告。

一次,在穆斯林齋戒月前,我帶了一套見證光碟跟她一起看,希望她可認識耶穌是她的幫助。那次她也樂意跟我們看完見證片,並知道她對耶穌並不抗拒。我大概在齋戒月後再次探訪她,那次,她跟我分享最近一次作夢,並在夢中見到耶穌一事。這實在太奇妙了,既然主已經預備,我也把那次特意帶去的小冊子拿出來跟她分享,這是她母語的文字版福音小冊子,我請她用她的母語讀出,而我就看著英文版。當她讀到提問句時,我就以英文問她,她會選擇接受耶穌嗎?讓耶穌走進她生命引領她嗎?她回答願意。我便繼續邀請她用母語讀出決志禱文,自己邀請耶穌進到她心中。

自她「接受耶穌」後,我也在外國訂了一本她母語的聖經給她,也嘗試過跟她以舊約故事作初信栽培。可是,在港難民所面對生活上的困窘、不公義的對待、再加上漫長的等待與一次又一次的失落,內心是很難容得下這些「精神食糧」的,我希望在她實際的生活需要上也幫上一點忙。當知道她透過志願組織學習了編織一些小手作後,我也請她多作,然後找渠道「認購」這些手作,作為支持她的生活。當她從我身上收到來自各方的小數目後,她當然很高興,然而,要找第二批認購的人,又談何容易呢?又一次探訪她時,她剛在住屋上遇到點麻煩,需要人的幫助。又有一次,她需要搬動必要的傢俱,千辛萬苦後,終於有肢體答應幫忙。我分享這些片段,其實是很想讓讀者知道,這些「行動」正正是福音,然而,很多人都慣了只以口宣講,甚至把這些「行動」看作次要的事。可是,關心難民,正是需要大量人力資源去委身參與,財力資源還屬其次。

M女士雖沒有繼續接受栽培,但她說自己有每天看一點點聖經,並有向耶穌祈禱。神也實在恩待她,在認識她短短的幾年中,她就核實了難民身分,再過一段日子,也終得悉有國家接收她了。現在,她已在自由的國度開展了新生活,我實在為她高興,我們仍以電郵保持聯絡。我也鼓勵她上教會,然而她說:「我不會上教會,但也不會去清真寺了。」我很明白,一個有穆斯林背景的「信徒」在一般教會未必得著合適造就,我為到她不去清真寺而感恩,繼續關心她,並為她禱告,她是我所關心的朋友。

 (原文載於2015年5月新生通訊)

 禱告天父,感謝袮將很多難民朋友帶來香港。求袮差派更多基督工人去幫助這些在無限期等待中的難民,使他們能得到公義的對待。讓我們能給予有需要的穆民朋友最實際的幫助,也幫助他們在靈裡的需要。願現處香港的穆斯林難民能早日知道他們可以轉向一位真實全能的主,能拯救他們脫離抑鬱、毒癮和罪惡,讓他們願意接受這份白白的恩典。也賜福M女士繼續跟隨主的道路,奉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走出皇族家庭信仰      口述:阿畢   筆錄:阿羽

我的家庭源自阿拉伯的顯赫皇族,後因經商,有些家眷移居到馬來西亞,最後定居香港,當中經歷了超過百年之久。定居香港的早期家族成員亦有份參與建立本地清真寺和回教墳場。時至今日,我們的家族已有五至六代在香港安居樂業。我們自出娘胎就是信奉伊斯蘭教,學習伊斯蘭的信仰和緊守伊斯蘭的節期。印象較深刻的是,所有伊斯蘭信徒都不可以信奉其他的宗教,叛教者會受到家族成員的唾棄。

當我的父親開始研究其他宗教和神祇時,他受到了祖父家庭的恥視。一九八零年,父親正式成為基督徒。他見證耶穌基督所賜給他的平安和恩典,是在當穆斯林時從來沒有過的。後來,我的兒子在一間基督教學校讀書和參加團契,他多次經歷神,並在一九九零年成為基督徒,見證神對他生命的影響,並拯救他脫離一次嚴重的交通事故。

我的父親和兒子都曾經向我傳福音和為我禱告,但是我都沒有回應,直至我的太太被診斷患上癌症。我倆頓感無助,雖然對基督信仰所知有限,亦盼望能成為信徒。在二零零零年終,我們都接受了耶穌基督為救主。其實,我一心去嘗試陪伴患病的愛妻,在信仰中鼓勵她面對疾病的煎熬,因為在基督教的信仰裡能得到那真正內心的平安。我深深感受主的同在,弟兄姊妹們的關心讓我領受神愛的偉大;在與穆斯林兄弟的交往中,我找不到同樣的愛。信主後,我的脾氣好了,待人處事都比較溫和。自少在家族中的大男人心態,亦相對改善。感謝主,透過不斷的禱告,神幫助我在四個月內戒除了已持續三十五年的煙癮。

足足有兩年的時間,我和太太經歷神醫治她的疾病,讓她能重拾健康的體魄。在化療的階段,她仍可以每週打六小時的網球。主亦供應她充足的需要,無論是藥費、工作的收入或是打球時有良好的天氣,神都聆聽我們大大小小的禱告。在二零零二年九月,妻子最終撒手人寰。在她離世後第四天的早上,我的女兒和外母都說看見了她和聽到她說:「神醫治了我。」她們的異象提醒我,神已聽了我的禱告。我曾向神承諾,若祂能醫治我的愛妻,我願意忠心侍奉主。誠然,主已在祂的國度裡徹底回復她的健康。我亦能甘心樂意背起十字架跟隨和順服主。

願神親自祝福所有閱讀此見證的讀者,並唯獨透過耶穌基督,去認識這個又真又活的神。                                                

(原文載於2006年9月新生通訊)

禱告:

感謝主讓阿畢經歷那屬天的真正的平安和醫治!願主今天仍然使用這見證,啟迪人尋求袮。「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投靠祂的人有福了!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當敬畏他,因敬畏他的一無所缺。(詩篇348-9)深願更多的穆斯林朋友能夠有勇氣驗證自己世代的信仰,在真理中與耶穌相遇,並委身忠心事奉主。阿們!

 (Photo by Artur Aldyrkhanov on Unsplash)

 

失而復得                          口述:和平使者     筆錄:羽

我出生於一個伊斯蘭教家庭,父親是巴基斯坦人,母親是廣東番禺人,少時家庭關係較疏離,卻很重視兄弟手足之情。家人會一起參加赤柱清真寺的週五聚禮,間中也會到灣仔愛群道清真寺。回想當時阿訇的教導,都是關於行為上可行和不可行的,如有關注重潔淨禮儀、不准飲酒等;若要娶四個妻子,則必須要做到一視同仁。謹守種種規條,目的是為了不可得罪真主。然而家族中,背景較富裕而又熱心捐獻的世叔伯們,其中不少是馬主。他們會流連馬場和賭博,亦會暗地裡喝酒和嫖妓。我的父親雖然不賭錢,卻也愛喝酒。信主前,我已覺得信伊斯蘭教不能幫助人有好行為。年少時曾就讀嘉道理官立小學,那裏穆斯林佔多數,但校風不大好,也沒有與伊斯蘭有關的課程。其後在英華中學聽到了有關《聖經》的故事,但影響不大,因為在伊斯蘭教群體長大的我,自尊心很重,覺得很難與人分享人生的困難、軟弱和羞恥的事。

十六歲那年,我開始熱愛追求刺激,感到人生苦短,應及時賺錢尋樂。後來我結了婚,太太按《古蘭經》的要求皈依伊斯蘭教,阿訇還給她一個教名,只是她並沒有認真接受伊斯蘭教。婚後,我對太太和兒子都沒有負起應有的責任;輸錢時,心情差更會動手打他們,我就是這樣混混沌沌地過生活。

經歷福音大能

四十五歲那年,我的岳父去世。那時小姨已信耶穌,她堅持在喪禮上不守傳統的宗教儀式。我感到疑惑,遂向在飯堂裡認識的基督徒阿積請教,他除了解釋基督徒對喪葬的看法外,還幫助我明白喪禮的重要性是在於帶給人們安慰,故不應過於執著儀文。

有一次,我得到升級的面試機會,但每次面試都可能因為壓力的緣故而大量出汗。我走到餐廳與阿積分享這事,他建議我可以在面試前一天請假作好準備,到了當日就預留時間飲些冷水和讓自己藉禱告安靜下來。我原本申請十日假期作準備,結果只批了兩天假期,還要負責預備公務員訓練局的計劃。面試當日,我照著阿積的提議去做,並以交託輕鬆的心情去回應問題,誰知問題竟然是與公務員訓練有關的。這次面試成功,神讓我經歷到祂的同在。晉升後,神仍繼續幫助我,讓同事們樂於協助我應付新工作上的挑戰。

九五年,我在表妹安排的福音探訪中決志信主,但因沒有得到栽培跟進,生命並沒有明顯的改變。直到阿積和他的太太到訪,以地上和天上的葡萄作福音比喻,使我明白到信徒應有的生命。我才開始認真地面對信仰,也接受了他的邀請返教會。

信主後的轉變

講壇信息中使我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如何成為忠心的僕人,當我反省自己的人際關係時,內心便起了變化。除了主動關心家人、親戚和朋友外,還在工作上盡忠,並戒除一些壞習慣。有一段長時間,我刻意不買報紙,為的是防止自己再沉迷賭博。有時老我仍會出現,就如一些不潔的思想。但是阿積持續的關心和栽培,使我明白成為一個基督徒,不單要用基督的方法去處事,更要有基督的心腸去服侍人。我開始在教會參與事奉,並對慕道的朋友特別有負擔。曾探望一位患重病的好友,他很驚訝我的改變並願意聽我分享福音,後來他信了耶穌,帶著永生的盼望離世。

家父病逝前,我曾多次探望他,和他分享福音。他對我的改信,起初有很强烈的反應,常以《古蘭經》反駁《聖經》的教導。雖然他不信服,我卻沒有灰心,繼續與他一起談論信仰和讀《聖經》。雖然父親始終沒有表示信耶穌,不過他曾叮囑我要謹記,唯有《聖經》教導「愛人如己」的道理。我的哥哥沒有反對我的信仰,堂兄雖是伊斯蘭教組織的幹事,也逐漸接納了我的改信。

我的太太最能見證我的改變,因為這個丈夫是失而復得的。原來在主裡,沒有甚麼是不能改變的。信主後的我,盼望能成為和平的使者,因為神的福音首先臨到像我一樣困苦疲乏卑微的人身上。

 (原文載於2006年5月新生通訊)

禱告: 

是的,在主裡,沒有甚麼是不能改變的。願主預備更多的穆民歸主者成為「和平的使者」,因為「義人呼求,耶和華聽見了,便救他們脫離一切患難。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拯救靈性痛悔的人。」(詩三十四17-18)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迷茫、混亂、無望的生命——馬弟兄歸主見證

完成中三課程後,我便考入少年警校,開始兩年半軍事訓練,這是我最壞的時期,每週放學,便跟同學落的士高,識女仔,完全放縱自己的情慾。主?我早已忘記了!直到有一天我放學回家,有位小學同學致電給我,邀請我返教會,我當時一口答應,因為那樣可以認識更多異性。

返到教會,我真的認識了一班年青人,我承認主是存在的,所以很快,我便決志,加入教會,但我不是想跟從主的路,也沒有真心悔改,只是不斷在教會識女仔、拍拖,高峯期時三個月換一個,持續了年多,被導師和傳道人責駡,當時自己感到委屈,想只是她們喜歡我,我又沒拿著槍叫她們喜歡自己,我便少了去教會。同時,我由少警學堂出來,沒有當差,因為我不喜歡當警察,便出來做事了。我的工作和我的情感一樣,不喜歡便換,兩年間已換了七八份工作,我感到前路迷茫、疲倦和沮喪。雖然我開始離開祂,走入失落的路途,但主沒有放棄我,祂依然看顧我,等候我!終於,我和主說起話來……

有一天,我放工回家,途中四處無人,十分安靜。很久沒有祈禱了,我突然有感動,向主祈禱,語氣帶著不滿說:「主,我覺得人生沒有意義,牧師說,信了祢,會有豐盛的生命,但我現在什麼也沒有!我不明白,是祢說謊,還是我太失敗呢?如果我的人生就是這樣,主,請你現在便取回我的生命吧!但我一定不會眼閉的!」我猜主一定會問我為什麼,接著我便回答:「我要的,是一個豐盛的生命,我要取的不是地上的塵土(金錢),而是祢的冠冕!」祈禱後,沒有任何變化,過了不足一星期,我再祈禱,這次是晚上,跪在自己的房間,熄了燈,我向神說:「主,我真的很不開心,我的人生很灰暗!」過程中,我的心漸漸感到悔意,而且越來越強,我開始哭起來,越哭越強烈,我激動地說:「主,對不起,我返教會,犯了很多罪,亂攪感情關係,使到姊妹跌倒,離開教會,我也在試探之中,離開了主,求主祢再一次寬恕我,讓我有新的生命!」不久,悲傷和慚愧的感覺消失了,換來的是喜悅和感激的心情,接著我向主說:「感謝主,我知道祢是寬恕人的主,主呀,我真的很想有豐盛的生命,我們立約好嗎?祢給我的東西越多,我便宣揚祢的名越大吧!」我竟和神討價還價,當時我以為自己很聰明,主必會聽我祈禱,其實是愚蠢無知的!一切也是神所賜的,我可以用什麼來換取呢?感謝主,祂依然憐憫我!

祈禱後不到一星期,我收到一個電話,一間福音機構致電給我(之前已經參與他們一年的話劇義工工作),邀請我面試。從此,我的爬格子事奉生涯便開始了!主真的很好,祂知道我的承諾必不兌現,便安排了一分工作給我,我自己是不配得的,是一無所有的,我不是因為有什麼才能而被人揀選,但神就這樣奇妙地安排我進入機構,主給我的是一些意念、一枝筆、幾張原稿紙去創作劇本,與義工錄音後,便剪接製成錄音帶寄到電台,向國內傳福音,後來又演舞台劇,主給我的意念便透過大氣電波、舞台劇的形式演出來,能將福音傳揚,達成我的承諾-----「主給我的東西越多,我便宣揚祂的名越大!」

過去十多年,我一直以創作事奉祂,由一個助理編導,升為製作主任,成為一個懂得編、導、演,甚至培訓的戲劇導師!與各教會弟兄姐妹合作演出,又到不同中、小學教話劇,宣揚主道!

感謝主,祂將我從迷茫、混亂、無望的生命中拯救出來!主真是又真又活的神,祂藉聖靈感動我,讓我知罪悔改,賜我豐盛生命,一生為祂工作!後來,我離開我事奉的機構,到一間中學當福音幹事,因為我希望能更多為主做搶救靈魂的工作!現在我部分時間進修神學課程,並自組劇社巡迴演出、授課,繼續以戲劇傳掦主恩,盼望能為主做更大的事!

禱告:

上帝是從空虛混沌、淵面黑暗中創造世界,感謝袮能使我們從無序歸為有序,使我們的人生從迷茫、混亂、無望中看到盼望、喜樂和永恆,願讓馬弟兄最終謙卑悔改的主也改變每一個願意去尋求袮的人。也願馬弟兄在裝備後,為主做更大的工。阿們!

(Photo by Dyu - Ha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