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剪影 

短宣之旅 - 卡市、西非雙輝映            寶

今年二月,我匆匆走訪了非洲兩個國家,首先踏足卡薩布蘭卡市(Casablanca)。這個屬於摩洛哥的北非城市,見證著基督教在非洲的興衰史。

早於七世紀,阿拉伯人帶同伊斯蘭的信仰來到摩洛哥,並於八世紀建立王國。隨著歷史巨輪的轉動,由十五世紀開始,摩洛哥被西方各國爭奪,聯軍於第二次大戰攻佔她,後來法國更統治了她四十四年。主為世人受死復活的福音曾臨這地,但摩洛哥自1956年正式獨立後,卻選擇了跟隨伊斯蘭信仰,直到今日。

我來到卡市,特意去參觀在1993年建成的哈辛二世清真寺,並親訪於1930年設計建築的天主教堂Cathedrale du Sacre Coeur。

穆斯林絡繹不絕的進出哈辛二世清真寺。寺與廣場相連,足以容納十萬五千人一同禮拜,如此廣闊的地方及偉大的建築物,真叫我大開眼界!然而,我的心仍是掂念那古老的教堂,或許能在那裡遇到一些當地的肢體,問候一聲,互祝平安。我更期望在教堂裡禱告,靜聽主的心聲。

那知我來到教堂,所見的只是一座人去樓空的建築物。找不到一個禱告的人,看不見一位當地的基督徒,尋不著一排長椅,在禮堂中央只找到三、四張沙發。凋零、空洞是她最真的面目。本該是萬民禱告的殿,何竟今天變得如此荒涼?

沿著禮堂四壁仰望,是一幅一幅的玻璃畫;卻沒有一幅是完整的,原有的光彩無法呈現。倘若我能找到一幅聖經事蹟的畫,或是耶穌的影子,或許我的心也會有點點的安慰。玻璃畫全被伊斯蘭在後期加建的內牆遮蓋著,只剩餘一絲微弱的光線,在無數幾何圖形空隙間滲透出來。是晚霞的餘輝?或是日出的晨光?她像一粒在冬天被埋在地裡的種子,等待春雨的來臨,掙破泥土,露出頭來。還要等多久,才能再見她應有的耀影?我的心為神的殿焦急,如同火燒。

這次親臨北非,看到基督教沒落的境況,我知道摩洛哥只是我所聽所聞被伊斯蘭淹没了的眾多非洲國家之一。在後的在前,在前的在後!伊斯蘭與基督教——這兩股勢力在爭奪人的靈魂,願主的真光能再次照亮這地。

離開卡市,進入西非另一個國家。我有機會乘車經過撒哈拉沙漠,正是日影西移,夜幕低垂,銀河與繁星都走出來了。星兒歡迎我們的到訪,向我們細訴主對亞伯拉罕的誓言:「我要加增你的後裔,像天上的星那樣多……並且地上萬國必因你的後裔得福」。我的眼越過黑夜的繁星,我的心聽到神要祝福萬民的心聲。宣教士曾說:「神會引領我們完成祂選召我們的路。」非洲禾場廣大,深願更多人聽到祂的聲音,來復興影響這地。神啊!願祢崇高,過於諸天;願祢的榮耀,高過全地。                    

(原文載於2009年5月新生通訊)


黎巴嫩的所見所聞              梁傳道

感謝上帝的恩典,讓筆者有機會在建道神學院接受聖經、神學及跨文化訓練,這些裝備為筆者在往後十二年參與穆民福音事工及宣教士關顧工作,奠下重要根基。

近年,聖靈經常藉著聖經提醒筆者,要重整個人密麻麻的時間表,不要將事奉的優先次序本末倒置,應該騰出空間處理更重要的事情,就是關心弱勢社群,於是筆者在掙扎中學習信服上帝,在祂的感動下,就接過一個在人看為不可能的任務,就是動員香港教會關懷生活在黎巴嫩的難民。

眾所周知,伊斯蘭極端主義在過去三年以來,為中東及北非帶來不少挑戰及震盪,又破碎成千上萬靈魂的心靈,這實在並非只能用人的方法來解決,而是需要上帝的介入。當筆者每次從不同媒體中聽見與「伊斯蘭國」相關的新聞,都有點難受,不過卻沒有忘記為那些受苦者呼求主,也學習為那些從人看來不可愛的「伊斯蘭國」成員禱告。在2014年中,「伊斯蘭國」不單沒有停止侵佔敘利亞國土,暴行更愈來愈激烈,迫使數以百萬計的敘利亞人逃亡,有的逃往土耳其,有的逃往約旦,而黎巴嫩卻是最多敘利亞人逃往的地方之一,難民人口多達130萬,這數字仍在不斷上升。

在2014年下旬,筆者開始籌備前往黎巴嫩首都貝魯特認識難民事工。黎巴嫩人口約410萬,穆斯林人口逾五成,而基督徒人口約四成,可說是整個阿拉伯半島中,最多基督徒聚居的國家。雖然不少黎巴嫩教會也有參與難民工作,這對於龐大的難民需要無疑是一杯涼水,但是現實卻又告訴大家,這杯涼水對於陸續擁入的難民來說,只是杯水車薪而已。面對這仿似解決不了的事情,筆者自問:「究竟香港教會和筆者自己可以為身在黎巴嫩的難民作甚麼呢?」

2015年初,筆者出發前往貝魯特,希望將在當地的所見所聞帶回香港,與眾堂會分享,願聖靈親自感動堂會發起為當地教會及難民的需要禱告,並打發工人收莊稼。

在行程中,筆者從接觸兩個群體中,認識當地的難民事工。首先,筆者接觸一個難民中心,當中有部分同工是曾經從敘利亞逃難來到黎巴嫩,故他們親身經歷作難民的情況,隨著時間過去,他們在黎國安定下來,也希望照顧自己的同胞,關心他們在身心靈上的需要,並與他們分享福音。同時,他們表示在敘利亞的「伊斯蘭國」人士在不同村落擄走小朋友當童兵,在面談的過程中,同工們多番請筆者謹記,要與香港的弟兄姊妹為這些被擄的小朋友和家長禱告,因為深信上帝是他們唯一的盼望。難民中心的同工,不單只提供基本需要給中心附近的難民,甚至開辦學童課程、大人的就業技能及探訪居住在山頭野嶺的難民。除此之外,筆者也有機會接觸本地參與難民事工的教會和信徒,他們表示每月均會差派隊伍前往難民營派發物資,並爭取機會與他們分享福音,奉主的名祝福他們。

無可否認,對當地教會及難民提供短期的支援是十分重要,包括關顧經濟、輔導、醫療、教育等方面,但是長期支援更是不可或缺的,各方專才的建議和參與是十分重要的,例如:傳道及栽培、輔導、城市規劃、旅遊發展、工業開放、貿易及貨運等方面。

親愛的朋友,盼望您在黎巴嫩的難民工作上有份,或許是一個禱告,又或許是兩個小錢的奉獻,相信上帝喜悅您所擺上的「五餅二魚」,成為一個厚厚的祝福,送給生活在黎巴嫩的難民。如閣下對黎巴嫩的難民工作,欲有進一步的認識,請不要猶疑,盡快與筆者聯絡plpsplps@gmail.com。

(原文載於2015年5月新生通訊)

禱告:

天父,我們為仍在患難中的黎巴嫩禱告,今年8月在貝魯特爆炸事故中,當地又造成200人死亡,超過6,500人受傷且失蹤,並導致30萬人無家可歸,至今仍在重建當中。求父興起當地教會、基督徒有足夠的資源向更多災民、難民伸出援手幫助他們,並讓在當中受創傷的人,身心靈都能夠得著醫治。奉耶穌基督名求,阿們!

 

 

南蘇丹共和國見聞     松雪                                           

年青國家

南蘇丹分國後有獨立的國旗、貨幣。以前的叛軍副領袖成為總統, President SalvaKiir(Dinka 族)是一位天主教徒。2013年及2014年9月,筆者有機會用了差不多兩星期時間到Juba(首都)培訓教會領袖。從他們的口中,我覺察到現任總統掌權後,似乎未能從善如流,對身旁人的忠告—「忠言逆耳」。更可惜的是自2013年12月起,Dinka 與Nuer 族又再重燃戰火,一直至今。

基督徒領袖

宗教部的領袖是一位委身基督徒。在廉政部(即香港之ICAC),同樣有一位委身的基督徒高官;他曾是第一任大學團契總幹事,後來又作過第一位讀經會總幹事。他獲牛津大學助學金資助,現正在撰寫有關「南蘇丹的平安與教會的角色」的博士論文。深信能幫助教會反思在新國家中的位份。

教會重整

因這是「基督教」國家,所以傳福音和作培訓的門是大開的,除基督信仰外,仍有不少泛神論者。教會非常歡迎肢體在各方面幫助他們,如:教育、師資訓練、醫療、農業發展、電腦、互聯網等。當然最理想是有人願意帶著大量資源去幫助他們發展和重建家園。

有一位牧師曾經幫助過宣教士翻譯聖經,聽說他在美國完成博士學位後,現在成為政府的重要顧問之一。我心中不禁為他禱告,但願他仍心中愛神和愛人。他的妻兒都住在美國。我亦聽到另一則最新的喜訊,就是有大約二百個從達爾富爾(Darfur)來的穆斯林信了主,並秘密地在首都聚會。現今也有陸路可以方便通往該處。

同心守望

請為南蘇丹國家代禱:新政府的重整、領袖能委身敬畏神、教會繼續增長、歸主者的安全和靈命成長,還有為教會之間能合一、見證和一起承擔責任而代求。

(原文載於2015年2月新生通訊)

禱告:

!我們為南蘇丹共和國舉手禱告,毗鄰蘇丹、伊索比亞、肯亞、烏干達、剛果民主共和國、中非共和國等伊斯蘭教國家南蘇丹的教會、基督徒願意回應主耶穌的呼召。「你作我的僕人,使雅各眾支派復興,使以色列中蒙保存的人歸回;然而此事尚小,我還要使你作萬邦之光,使你施行我的救恩,直到地極。(以賽亞書496)為南蘇丹的教會和十六年免費教育(註:現面臨英語教師以及以英語為母語的專業技術人員嚴重短缺的問題。)可以培養更多屬主的門徒,並能周圍的人或國彰顯的光禱告。奉耶穌基督之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