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剪影 

「伊斯蘭的使徒」~池維謀

 池維謀Samuel M. Zwemer (1867 – 1952)─「宣教的王子,對伊斯蘭的使徒」

荷蘭和美籍混血兒,生於一個改革宗教會牧師的家庭,在十五個子女中排十三,兒時父母已許願將他獻給神作宣教士。讀大學時在學生志願運動的聚會中獻身宣教,在神學院與學長甘雅各布(James Cantine)同心委身穆斯林宣教和以中東為目的地,但是當時一般差會都不願差人去伊斯蘭地區,於是他們便創立阿拉伯差傳會(The Arabian Mission)。

池維謀於一八九零年前往中東,經紅海、阿丁(Eden)、莫斯凱特(Muscat)至停留巴林,一八九四年阿拉伯差傳會正式歸入改革宗名下,一八九六年與聖公會傳道會(Church Missionary Society)宣教士魏愛美(Amy Wilkes)結婚,二人同心在巴林事奉,首兩名女兒因痢疾病逝和葬於巴林,後再育有一子一女。

池維謀畢生致力伊斯蘭研究和寫作,著有二十多本書和出版《穆斯林世界》(The Moslem World)期刊。曾任普林斯頓大學宗教歷史學和基督教宣教學榮譽教授,亦在學生志願運動上任講員,讓教會更多認識伊斯蘭世界的福音需要,於穆宣發展影響深遠。

(原文載於新生2006年11月通訊)

禱告:

池維謀宣教士說過:「宣教的歷史,就是禱告蒙應允的歷史。」(The history of missions is the history of answered prayer.)父神!我們深知所有的屬靈傳奇都源於禱告,每一位屬靈巨人都倚靠膝蓋上的禱告前行。願袮在當今的世代揀選更多這樣以禱告前行的門徒,繼續去為袮得著更多的穆民靈魂!阿們!

 

 

雷蒙納爾Ramon Lull (1232 – 1315)─「第一位走進穆斯林的宣教士」

雷蒙出生於地中海馬略卡島帕爾瑪市一個富裕顯赫的家庭,青年時在皇室任管家,曾經放縱享樂,自言那是在享受與罪惡為友的快樂。三十四歲悔罪歸主,變賣財產分給窮人,立志將自己和妻兒奉獻給主。

雷蒙出生的十三世紀,宣教熱情只反映在十字軍的熱情。他們拿起刀劍,最後又死於刀劍之下。雷蒙則試圖以犠牲的愛去做傳道的工作,他曾寫了這句話︰我看見許多騎士越過大海趕赴聖地,他們認為可以通過武力達到佔有它的目的;但最後,在他們獲得預期的目標之前,所有一切都破滅了,因此我認為似乎不應該企圖征服聖地,除非用你和你的使徒曾經使用的方式,也就是藉著愛和禱告,並流出眼淚和鮮血。

雷蒙學習阿拉伯語九年,後用邏輯衛道的方法寫書Ars generalis ultima,以領穆斯林歸主,並遊說當時的國皇成立訓練傳道者和學習東方語言的學校,也曾試圖說服多個教皇以傳道而非用武力去面對伊斯蘭教的威脅。他更直接走進穆斯林中間,五十六歲開始,他先後到過北非突尼斯、東歐亞美尼亞及北非布吉亞等穆斯林為數眾多的地區傳道,遭遇驅逐離境和被人投石反對等困難。

(原文載於新生2006年11月通訊)

禱告:

願感動雷蒙的聖靈也加倍的感動我們,能繼續藉著愛和禱告,並流出眼淚和鮮血去到那些需要救恩的未得之民的穆斯林群體中,阿們

 

 

我眼中昆明的回教信仰                   來以信

昆明市給香港朋友的印象可能只是觀光、吃喝玩樂的地方,但透過六天行程,我們重新發現那裡蘊含著的許多回教信仰之特色。就讓我們從宗教核心地方開始,一路擴闊至城市周圍來和大家分享:

一、在宗教場所裏:

在我們走訪過的清真寺及經學院(專門訓練教長領袖的院校)中,看到正在聚禮或辦事的穆斯林對其宗教的態度是相當嚴謹的。他們每日必須作的五次禮拜也是有嚴格規定,例如跪拜的步驟、位置、維持的時間以及頌詞如〝快來禮拜、真主至大〞等等,都是根據一定程序進行。而其中一位教長就以中國傳統觀念中的『修心養性』來類比這些禮儀對人的功效。由於穆斯林在禮拜中有統一性的表達,又襯托著華麗的伊斯蘭建築,外人目睹自然會產生一種肅然起敬的態度。

在寺裏,較多見到的是青年及成年男性,不過其實女性穆斯林在當地也為數不少,只是按其宗教傳統,女性不輕易拋頭露面。在與他們交談中,感到他們十分維護回教信仰,又視回教是最完善的宗教,但具體上是如何的完善就少有講得出來,通常只能以『這裏很好,講經者說得很有道理,越來越多人信了』類似的話來表達。有一次我們在一間回教宗教商店購物時,有人派發一張據稱從沙特阿拉伯送來的信件 —— 信上內容講述一位聖門弟子夢見先知,被告知在某天去世的600人中無一人能進天堂,其中一些原因是他們沒有做每天五次的禮拜,並且沒有扶助貧窮的穆斯林。這些內容令我感到穆斯林若不嚴守宗教生活是會受到警惕的,得好處和福氣就成為他們做善行之動力;而要賞要罰都在乎每個穆斯林自己的表現了。

二、在回族人的生活中:

在昆明信奉伊斯蘭教的絶大多數是回族人,他們的信仰都是世襲的。但從接觸到的青少年回民中,覺得他們對宗教未必那麼熱衷,也了解不深,只是因父母之命,定要做個穆斯林而已。甚至曾遇過一些少年人,經常偷偷地走到教堂去聽聽聖經,還更覺多點趣味呢!另外有一位青年人表示,他首要關心的不是宗教,而是生計前途等問題。事實上,據一位老伯說,恆常到清真寺禮拜只是一部份回民的習慣。

不過對回族朋友來說,回教與他們的傳統文化及日常生活實在是息息相關。我們曾參觀過兩間淸代建成的淸真寺,一直以來這都是凝聚回民的地方,例如他們的子弟在接受教育方面,清真寺就提供了具回教元素之教育服務。據當地人仕指出,回族向來經濟實力頗強,很懂得生存之道,所以對於外來的援助,需求不大,特別在教育方面。有關他們這種本領,的確可以從一些清真寺可以擁有物業出租作商業用途,成為他們主要的經濟來源的情況略窺一二。另外,我們也目睹在一些回族村中,即使是宰殺家禽這般瑣碎的事,一律都要由教長親自動手。因此回教對回民的文化並社區方面的影響力可能是遠超過在精神層面上的。

三、在大街小巷中:

昆明的淸真寺數量遠比三自教會多,有些新近落成的更設計得十分華麗美觀,又位處市中心等有利位置,為這點我們真要多作爭戰禱告。在市內回教食店林立,所有招牌都十分清晰地標榜著他們的宗教信仰。

願意以這段旅程中的一次觀察作結束:我們在一所淸真寺門楣上看到〝穆聖至大〞四個字(穆聖乃指穆罕默德),即時很詫異他們已遠離了他們所持守的「真主至大」的信仰目標;相信一方面表明了他們更需要福音引導,另一方面也提示了我們在我們一切的服侍工作中,上帝才是最終極的效忠對象;否則我們又怎樣以有主的生命去影響他們的生命呢!

(轉自新生2003年1月通訊)

禱告:

為籠罩在伊教陰霾下的雲南交託給主,特別是因拘捕了2014年昆明站恐怖襲擊事件的策劃者而聲名鵲起的沙甸(一個回族聚居地),這裡被類比成中國境內的「伊斯蘭國」,當地興建了一座可以容納一萬人做禮拜的大清真寺,也有「東方小麥加」之稱。願主親自復興更多工人到當地,奉耶穌基督的名得著他們。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