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剪影

神沒有遺忘的印度 – 我的短宣札記                   愛麗斯

印度是一個宗教色彩濃厚的國家,包括有印度教、伊斯蘭教、佛教等。雖然印度約有八成人口是信奉印度教,但她卻擁有大量的穆斯林,在全球排名第三。

幾年前,我參加了教會一個八天的印度短宣團,目的地是新德里和東北面的Badogra。領隊是一位曾在印度宣教資深的宣教士;他在當地服侍多年,在他的帶領下,我們可以有更深入的認識,也可明白更多當地的歷史和文化。

我帶著期盼,旅程開始了

領隊帶領我們參觀全印度最大的迦瑪清真寺(Jama Masjid)。它的歷史悠久,建於1644年,位置在舊德里區;這區全是屬穆斯林的聚居地。

或許當日是他們在慶祝節日,街道上十分擠逼,人山人海。我們所乘坐的蓬單車都要繞路而行,駛到清真寺後才停下來。入口有著嚴謹的保安,我們要經過搜查後,才進入第一個閘口。到達寺的正門,還需要脫鞋步入,照相機也要額外收費。完成所有手續後,才正式走進清真寺內。

清真寺內除了本地的穆斯林,更有不少的外籍遊客觀光。寺的柱廊內,男女老幼都坐在地上休憩,閒談聊天。來這裡的目的除了觀光,便是上到宣禮塔的頂部禱告。繞著走上縲旋形的樓梯,終於到達頂部;整個舊德里區盡入眼廉,我們便為這地土禱告神,甚願神的憐憫和祝福臨到這國,更多人能認識天地真正的主宰。

另外,清真寺最矚目的是坐落兩側聳入雲端的叫拜塔。穆斯林拜禱的時間已到,喇叭發出的聲音提醒信眾預備禱告;男信徒趕緊走到廣場中的水池去潔淨,然後快快進入寺內禱告。盼望他們早日認識主耶穌基督,敬拜永活真神。

恆河,聖河?

坐了半天長途車,到達恆河;河的兩旁已擠滿了人,亦有很多遊客到訪。司機是一個印度教徒,他告訴我們將會有一個祭祀儀式,所以停下來觀賞。不久,儀式開始了,見彼岸的祭司用火點燈,一盞一盞放進河裡,隨水漂流,儀式約二十分鐘後就完結了。

許多印度教徒都會往恆河朝聖,並於河中浸浴與冥想。他們認為浸在河中能把一個人的罪洗淨,因而將之奉為聖河。不知道有多少在旁觀看的遊客會相信這個講法? 

讓小孩子來到神面前

新德里的行程完畢後,繼而乘坐內陸機起飛到東北部的Badogra。因它的地勢偏北,溫度較冷;它的東面是不丹,北面是尼泊爾。

行程主要是探訪一間山區的學校;這學校由一位當地人,身份是校長也是牧師創舉。在這裡讀書的小孩大部份是相信了耶穌。當我們的吉普車抵達山腳時,校長與幾個小孩已在等候和歡迎我們,小孩子還幫助我們手拿物資上山。我們一直走,不久,遠遠傳來很悅耳的歌聲。原來是一班可愛的小孩在課室裡唱歌歡迎我們,真是感動!我留意到在班裡有兩位女學生用頭巾包頭,也有些來自佛教家庭。無論如何,他們每個都非常可愛,更是神所愛的孩子。

感謝神!祂賜給我一份禮物。當我與一位印度教徒老師分享福音,他願意與我一起禱告,接受這份寶貴的禮物,哈利路亞!

我的感受和反思

八天的緊密行程,深感所見所聞的都是神的安排。旅程中,神賜給我們團隊很多經歷,使我學懂更倚靠祂和要對祂有信心。在印度的街上,我留意到攤檔和車輛背上竟寫著 “Only Lord can save us “ and “Jesus saves” 等字眼。

但願穆斯林明白耶穌不是先知,乃是真神,他們要找的彌賽亞!

請大家將印度放在心上,多為這國家禱告。我們只要有一顆願意事奉神的心,祂必為我們開路。神已開啟了第二道福音之門,若你想知道,請回應祂的呼召吧!祂必指引,沒有甚麼事情能攔阻祂的美意。

 “看哪,我要做一件新事;如今要發現,你們豈不知道嗎!我必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以賽亞書43:19)

摘自《新生通訊》2012年5月

禱告:印度在今年敞開的門《全球守望名單》上從第28位躍居到第10位,成為全球逼迫基督徒“極度嚴重”的國家之一,為印度的基督徒家人正在努力應對這政治現實,為政府能有明智地領導,在這個多元化國家,國民能和睦相處禱告。願基督徒忠心地為政府和國家禱告守望,也能夠被周圍的人接受。阿們!

   

神國俠侶

八年抗戰,中國百姓顛沛流離。神卻呼召一批基督徒,把福音傳到遠方邊彊。趙麥加、何恩證是南彊宣教先鋒,被譽為「神國俠侶」。

何恩證:蒙召遠方作見證

1917年生於河北。兩歲時,父親往蘇聯參戰,途中心臟病發身亡,遺下孤兒寡婦。哥哥八歲時患白喉,幾乎要死,得遠親引領呼求耶穌,病得醫治。母親信主,認真追求,給她改名「恩證」,盼她為主作見證。她從小熟悉聖經,特別對聖地有興趣,家中走廊貼上「伯特利」、「錫安」等字條,望有天去耶路撒冷。

十五歲時,在宋尚節的佈道會中決志信主,且經歷聖靈充滿。十七歲患傷寒,病得要死。睡夢中看見:一條路行人三三兩兩,通向美麗光明天堂。另一條路人潮洶湧,卻走向可怕地獄。醒後,她向主禱告:“主若留我性命,作傳福音的人,求祢叫這熱退去”。立時,熱就退了!此後她就有往遠方宣教的負擔,主更將西北新新疆放在她心上。

1935年,她入讀天津聖經學院。42年得戴永冕院長邀請,到陝西西北聖經學院任教。

馬可:領受「傳回耶路撒冷」異象

1942年,西北聖經學院副院長馬可牧師在禱告中看見:一個四方八面流入的大水池,因池底破洞,一直裝不滿。代表中國教會,福音四方八面傳入中國,卻只有接受,沒有傳出,顯得貧窮。因此要有差傳,朝西:由陝西、甘肅、青海、新疆,一直傳向伊斯蘭國家,直到耶路撒冷。1943年復活節,他與何恩證和另一位同工外出服事,禱告交通中,分享蒙召去新疆的領受。何的回應:“早在十年前,我已領受這呼召。更奇妙是:隔天回學院,聽到復活節崇拜中,八位同學奉獻往新疆傳道!”

馬可牧師再禁食禱告,領受馬太福音24章14節:主要他們不單把福音傳到新疆,更要傳遍天下。西北福音的門未被打開,不是因他們特別心硬,而是主特別把這片產業留給中國教會,好讓中國教會在主再來時不至太貧窮。

當晚,馬可牧師就與有負擔的同學分享,一致同意定名「中國基督徒遍傳福音團」( Church Back to Jerusalem Evangelistic Band )。口號是:「把福音傳向耶路撒冷」(Back to Jerusalem)。

趙麥加:南彊宣教先驅

1919年生於河南,原名趙崇義。幼年時飢荒,逃難到山西,父母先後去世,幸得兄姊照顧。37年,張蒙恩牧師到山西講道,大哥引領他參加。一天,打開聖經看到:“我要教導你,指示你當行的路”(詩32:8),觸動他的心。他再尋求,主給他眼前:“麥加”二字。他不明白,但相信是主給他的新名,就改名“麥加”。

此後,他心裡火熱,熱心佈道。一次禱告中,主給他看見兩幅圖畫:1.寧夏地圖2.紅海旁邊的麥加城。又看見自己走在一條明亮的大道,延向遙遠的西方。

1944年,他得張蒙恩牧師推薦,入讀西北聖經學院。入學時,得馬可牧師提點,知道自己的名字是回教聖地,相信是主叫他往西北,向回教徒傳福音。就參加「遍傳福音團」,且越來越肯定異象。

1946年暑假,「遍傳福音團」差派第一批遠征軍:趙麥加、戴彥中先往青海:途經蘭州、西寧、直到湟源。因湟源的福音需要,戴彥中留下服事,趙麥加繼續走向都蘭。路上許多餓死或被殺屍骨,有時聽見槍聲,學習以禱告讚美嚇走野獸盜賊 。

1947年第二批遠征軍出發,何恩證帶領五位學生:樊志介、路得、韋甦西、張摩西、李近泉,由西安出發,沿途服事教會,帶領培靈、佈道、奮興會。到西寧,麥加回來會合,一同往新疆疏勒。

到了都蘭,買了幾匹駱駝,載貨載人。他們經歷缺水缺糧、險灘、迷路、土匪盜賊,都靠禱告度過。但當他們去到青海、新疆交界,卻被伊斯蘭教馬步芳的軍隊攔截,押回西寧,留下趙麥加處理駱駝和什物。這支遠征軍雖壯志未酬,卻喚起許多中國基督徒的宣教心。

1948年春,趙麥加獨自一人轉向甘肅的張掖、酒泉、敦煌,再走向新疆的哈密,沿天山北邊絲路,走向疏勒。他是第一位將福音傳到南彊的漢人宣教士。到疏勒後,一輩子沒有回內地。他租了一個房子,開始聚會。次年,成立「疏勒基督教會」,有二、三十人聚會。之後,轉往莎車開拓教會。

1953年,在張蒙恩牧師穿針引線下,何恩證答應與趙麥加結婚。她說:“南彊的門很不容易打開…若他被勞改,我可以給他送飯。若他死了,我可以接續他工作。”就在趙西門師母的證婚下,結為夫婦。婚後生了兩個兒子。可惜政局轉變,教會被關,只能暗中聚會。他們卻以服事神的心服事人,工作盡善盡美,作生命見證。

1966年何恩證帶著兩個兒子回家鄉住了兩年,避過文革時喀什的逼迫。但留在莎車的麥加,卻被告扣上間諜、特務、返革命等罪名,被批鬥逼害。風暴過後,返回莎車。

誰為麥加去麥加?

多年後,有同工問何恩證,為什麼主不讓他們繼續西行。她說:“我們就像以色列的兩個探子,奉命往前去。走得到走不到,那是主的事。走到青新公路時,麥加28歲,我30歲。56年過去,那時我們心志如何,如今也如何。”

2001年戴繼宗牧師到新疆探望他們。告別機場一刻,何恩證抓住他的手,說:我手有枝接力棒,可否將它帶到海外華人教會,交到他們手中。告訴他們:21世紀是我們華人起來宣教的時代

今日中國西部大開發,隨著一帶一路的機遇,西大門已打開。誰為麥加去麥加?求主興起中國教會,接續中國宣教的棒!

參考:王瑞珍,《神國俠侶》,校園,2003。

禱告:願感動何恩證、趙麥加、馬克等宣教前輩的靈,也加倍的感動我們,興起更多的年輕一輩華人信徒,傳遞異象、實踐異象,謙卑、順服、有策略的為主得人。阿們!

 

新疆使徒胡進潔 (George W.Hunter)(1862-1946)

l  身穿唐裝,不中不西的樣子

l  手不離聖經,常在窗前恭讀聖經

l  懂多種語言,了解維族人。早在1910年新疆百科全書已刊載他的名字。1936年獲頒英國皇家MBE勳銜。

l  一生奔走荒野之地,穿越戈壁沙漠。以烏魯木齊為基地,踏遍新疆東西南北巡迴佈道;賣福音書、派單張、佈道、翻譯聖經…在中國宣教57年。

l  他就是一代傳奇人物,內地會新疆宣教先驅胡進潔宣教士。                                                   

開拓大西北宣教

胡教士1862年生於英國,1889年來華。接受語言訓練後,被派到甘肅的蘭州、臨夏、涼州服事十年。

1905年,他開始大西北的長途宣教旅程。帶著福音單張和小本聖經,西行甘肅省。途經多處無人之地,每到城鎮兵站,即在街上佈道、賣書、派單張。

1906年,他首次踏足新疆省。發現那裡傳福音不易,很多穆民不懂漢語,故想學維語,并求聖靈感動人心。北行抵米泉市,同行僕人雅各以突厥話讀「無罪之法」單張佈道。

1908年,往瑪納斯傳道賣書。下午在街上教兒童唱詩「耶穌愛我」,晚上佈道。途經一賭場,內有吸食鴉片、大麻、醉酒等人,他拿著福音書,祈禱後直入佈道。再度起程,僕人協助橫度精河,險象環生。來到大河沿子,售出一些福音書。繼續西行,沿途有叢林強盜,卻沒有下手對付他們。12月,來信報告有兩位信徒受洗!

1912年,抵伊寧,當地人留心聽道。轉到喀什,遇上地方動亂,官員被害,領使館成為避難所。亂平後,往莎車瑞典行道會。可惜僕人在這裡病逝,令他十分難過。

1915年,往新疆東部行。藉著一位歸主的毛拉相助,翻譯了哈薩克文馬太福音。

1917年,遠行往阿爾泰山區。先抵克蘭河南岸,送了一本哈文福音書給一個哈人,并讀約翰福音給他聽。之後離城登山,居民友善好客,不少哈人拿食物來換書。

1918年,沒有遠行,專心翻譯馬太福音、馬可福音和使徒行傳為阿爾泰山區柯爾克孜族土話聖經。

1919年,與馬爾昌宣教士結伴,從山路西行往伊寧,遇見45個哈人帳幕,便向他們佈道、送福音書。7月底,進入南部山區,在皓熱天氣下走了75天走路程,售出各種語言的福音書數百本。

胡教士多年來患腸胃病,需要做手術。但他一直拖延,直到非做不可,才於1931年,到上海治療。他身體康復後,便帶著六位新加入的宣教士:柏愛生、石愛樂、巴富羲、趙立德、朱佩儒、何仁志回新疆,擴大發展全省宣教工作。

扶植後進,傳承使命

剛到新疆,遇上回變。巴富羲醫生及全體宣教士被召去醫院,協助搶救傷兵。巴醫生和馬爾昌感染傷寒,不治離世。

回變後,胡教士陪同何仁志到瑪納斯建立新宣教站。路途上,胡教士亳無保留地與他分享宣教經驗,主內情誼建立起來。

一個晚上,何仁志聽到叩門聲。一位俄國基督徒司機返國前,來找胡教士拿俄文聖經,帶回俄國給當地信徒。參與這項工作,必須冒生命危險。原來新疆西部中俄邊界的伊寧和塔城,住了很多從俄國逃出來的基督徒。胡教士差不多每年都與僕人或馬爾昌,駕著由三匹馬拖著的俄國大馬車前去,用聖經話語幫助這些持守信仰的難民。馬車上載滿各種藥物、醫療用具和俄文聖經,經過中國大陸,冒著內戰危機,穿過戈壁沙漠運到俄國。多年後,俄國基督徒都會高興地舉起聖經,告訴大家他們的聖經從何而來和胡教士對他們的教導。

1939年,新疆不同地區發生戰亂,傷兵絡繹不絕,醫療工作應接不暇。於是,何仁志決定回國,帶同受過醫護訓練的未婚妻來,一同承擔救護工作。

臨別前,胡教士來送行。天下著雪,他騎在馬上,一直到城門口,就下馬辭行,並莊嚴地問:「你會不會再回新疆」。何仁志答:「這正是我回英國的原因」。胡說:「我看你如我的兒子…我懇求你,請你嚴肅地承諾我,在我離世後,你要繼續主持這項工作」。就低下頭來,求聖靈幫助何仁志謹守承諾。他們雙手緊握,揮淚而別。

新疆政局持續動盪。1938年,全部宣教士被迫撤離新疆。胡教士寧死不走,就被誣告下獄。直到1941年7月,被遞解出新疆,飛抵蘭州。他一直想回新疆,但始終未能如願。1946年,安息主懷,享年84歲。

胡教士一生獻身中華,專心傳道。除了1900年回國一次,在中國宣教57年之久,留下佳美腳踪。求主興起工人,看到穆民福音需要,接續福音的棒。

 

參考資料:黃錫培。永不言棄內地會宣教士服事穆斯林傳。香港:海外基督使圑、香港 (中國信徒佈道會出版,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