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教小貼士

 

 

預備自己接觸穆民

今天的香港教會對於關心穆民意識漸高,有些弟兄姊妹探訪穆民家庭,甚至為那些家庭的小孩補習。筆者就知道曾經有一位弟兄是年青的老師,他主動參與南亞裔的補習服侍,得到一個家庭的歡迎和樂意接待,還邀請他參加他們在南亞家鄉的婚禮。當友堂的弟兄姊妹都讚賞他為主服侍的腳蹤何等佳美之際,有一天傳來突然的消息:這位弟兄改信了伊斯蘭教。那些伊教中人還不讓他一同跪禱,除非他能領家人一同歸順伊教。這件真人真事已對一些正在服侍和探訪穆民家庭的朋友造成困擾。該名弟兄轉教到底是因為被穆斯林社群的關愛所吸引還是信仰基礎被動搖了?若是前者,但願我們不要離開起初的愛心(啟2:4-5); 若是後者,筆者相信大多數弟兄姊妹未有空間和資源在神學院修畢系統神學和教會歷史的課堂,並充分理解基伊兩教在字面相似的觀念之間,究竟有甚麼內涵的分別?

基伊兩教都是一神之教,在很多觀念和習性都非常相似。即使基督徒認為穆民重視行為,但難道基督徒不應重視行為嗎?有信心的行為也是切切實實的行為。香港的穆民傾向週五聚首一同跪禱,平日也守一天五禱之功;而當代的基督徒也傾向守主日崇拜,每天靈修。更令人驚歎的是,教會在歷史上都犯下的錯誤,例如:以宗教之名達到政治目的之做法,今天仍然在以基督教為主流的大國發生。這正是伊教批評基督教的虛偽行徑之餘,伊教卻以他們的教義打正旗號如此行。基督徒若未能認清甚麼才是真理,就會被教會的虛偽和異教似是而非的簡化信條所動搖了。

所以,往後此專欄將詳述「護教四寶」,希望讀者能在有限的時間資源下,掌握基督信仰面對伊教或其他一神觀念的異端之時,可以如何理解當中的差別,讓讀者在這個似是而非的世代能夠準確把握真理的核心內容,而能做到不惑。

 

整合護教四寶旁身

 「護教四寶」並非挑戰或攻擊伊教信仰的工具,當讀者面對穆民的挑戰而無言以對,筆者只期望讀者能心中不惑,或笑言以對,或是往後再努力鑽研辯道,或是提醒同行的弟兄姊妹如何消解內心的困擾。

「護教四寶」能鞏固每一位讀者對聖經和基督的觀念。這四方面包括:

  1. 基督耶穌作為天地的主,真正能夠超越地上的政權和人性的價值觀;
  2. 基督耶穌是完全的神和完全的人,才能完成神對人的救贖;
  3. 聖經裡不同角度的歷史都在互相辯證核心訊息的真確性。新約作者從不同角度驗證耶穌的真實;舊約申命記體系和歷代志體系的歷史的記載也在驗證五經的無誤;
  4. 聖經的外證:聖經批判學者對於五經的「底本學說」1得不到充分的證據支持,而新約二十七卷書是經過教會大公會議確立,對於耶穌的記載有其公信力。

透過認識以上四點的意義,讀者就可以明白到,古蘭經對先知講論的另類詮釋為何不能推翻聖經本身的辯證,並且沒有任何先知或人的說法可以矮化或取代耶穌的角色地位。聖經力證耶穌的真實存在和超越地位,耶穌是誰的問題則全面影響我們的信仰和世界觀,並且決定一個人是否與祂有著真實的關係。其他的信仰觀念都由對於基督和聖經的觀念而出,這兩方面就像信仰的中樞神經或心臟地帶。若讀者將「護教四寶」的關鍵內容和意義放在心上、充分理解,就是切切保守自己的心了(箴四:23)。

註:

  1. 「底本學說」指出五經是由幾個不同的簡單版本在不同歷史時期之寫作,再集合而形成現代所呈現的摩西五經。但版本之間不能完全分割,於遠古已有高度文明和各經卷的文本結構等證據都未能充分支持底本學說,但此理論在歐美經歷18世紀末以降一百多年的發展,在西方學術界廣為人知。可參劉承業著:《五經:史敘、律法與神學》(香港:建道神學院,2010)。

 

耶穌是天地的主(1)

今年1月6日上水清真寺行動委員會發出了一個緊急求助的信件,希望香港政府不會因為沙特政府意欲延緩該計劃的實施,而收回一再次延長土地租賃期的鳳南路第203號地段。當香港教會座堂林立之際,讀者可能會理解穆斯林急切興建新界區第一間座堂清真寺的心事。然而清真寺需要宏偉地座立於市中心的位置,對他們的傳教事業有著很大的意義和功能:清真寺不單是社區中心,也是宣佈政治命令的集結地;伊斯蘭政權強盛之時更是收集稅款、以及哈里發和蘇丹講道的地方。哈里發和蘇丹是政教合一的領袖,而整個伊斯蘭世界都在等候這些軍政宗教合一的政權帶領他們建立光輝的時代。伊斯蘭教最受人尊敬的先知穆罕德也在麥地那建立清真寺作為政教共用的總部。印巴地區三大建築的其中兩個:巴德夏希清真寺(Badshahi Masjid)和賈瑪清真寺(Jama Masjid),都是莫卧兒王朝的皇帝下令興建,顯示了穆斯林帝國輝煌成就的歷史古蹟。從以上對清真寺的理解中,可見穆斯林世界的大部份詞典中,都不存在「政教分離」這個概念。

政教合一往往讓宗教體制滲透政治控制和利益,利用「真哈里發」和「阿里轉世」等名銜旨於建立政權統治合法性的做法,對於現代人根本不難看穿。但權力操縱和交易一向都是人類文明的本性,甚至成為我們敵對上帝的罪性。不要以為穆斯林才出現這種觀念,當我們讀到十字軍東征的歷史,或者看見美國曾以基督教立國、直到今天他們的總統候選人都必需為廣義的基督徒之時,就會明白敗壞的人性可以發生在任何一個宗教體制和思想之中。但耶穌向我們提出一個翻天覆地的榜樣:就是誰願為首,就當作眾人的僕人。(太20:26-28) 讓我們下期繼續探討耶穌如何傾覆「在地上為首就要控制」的思維。


耶穌是天地的主(2)

上期提到在地上任何一個政權和體制都要透過權力控制和利益交易來運作,即使基督教立國的體制也沒有例外。但耶穌向我們提出一個翻天覆地的榜樣:就是誰願為首,就當作眾人的僕人。他對門徒說:「你們知道外邦人有君王為主治理他們,有大臣操權管束他們。只是在你們(門徒)中間,不可這樣;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誰願為首,就必作你們的僕人。正如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太20:25-28)他提出這個榜樣必然成為壯烈的犧牲品,雖然事情的確在十字架上發生了,但他的復活和在天上的掌權卻使我們知道他在能力和價值觀都同樣超越了地上的政權。地上的信徒群體也賦予這樣的榜樣和見證,他們在地上行事為人總是以「逆行」的方式展示,反對這個世界「誰有權力、誰就話事」的價值觀。

耶穌這樣革命性的人物,在伊斯蘭教有沒有呢?伊斯蘭教也有「去神化」的爾撒(耶穌),也有更多充滿先知批判色彩的蘇菲大師。一些經典的蘇菲大師和爾撒都被稱為聖人,他們按記載既能行神蹟奇事,又能突破人的律法成就安拉的心意。這些聖人在生多被政權捉拿和處死,死後還被相信可以帶給人祝福,向安拉轉達穆斯林的禱告。筆者想藉此提醒弟兄姊妹,魔鬼正在締造像耶穌的聖人模楷,迷惑信徒離開真正的天地之主。我們的主耶穌完全掌管天地宇宙,與神同等,不單是聖人中的一位。所以我們的信仰生活也需要持續等候和經歷耶穌作為天地的主宰,拒絕仿真度達99%的假冒耶穌。真正的救贖必然出於完全的神、完全的人,下一期網頁版的《護教小貼士》,在探討耶穌的神性和人性如何放在一起之先,將會「加料」了解伊斯蘭教的耶穌多了甚麼、又缺少了甚麼。

 

基督耶穌是完全的神和完全的人:每個撕裂與矛盾都需要中保(1) 

不論國際或香港,社會撕裂處處可見:建制派與泛民派的各不相讓、歐洲社會與亞非難民的角力、本土主義與自由貿易的對立……當我們嘗試將認同的思考投放在某一方的時候,就會忽略了另一方的意見;特別是這些由身份和角色所衍生出來的深層次衝突,我們靠邊站或中立似乎都無濟於事。這些衝突面幫助我們了解神與人之間的問題。人如微塵般的渺小,與聖潔和公義的神相遇,實在是配不上。如果沒有完全的神成為完全的人,既明白人的軟弱和持守神的聖潔,神人之間的衝突仍然沒完沒了。「中保」這個概念在很多宗教都存在,但是,唯獨在正統的伊斯蘭教被否定了。

中保是對立面的橋樑,所以對於矛盾的雙方都要有完全的代表性。在這個層面,我們嘗試理解耶穌的神人二性。耶穌作為中保必須具備完全的神性,就是祭司從會幕進入至聖所的那般聖潔。我們如何認知耶穌擁有完全的聖潔呢?祂在曠野40天禁食,受試探而沒有陷在魔鬼的權勢之下、他潔淨聖殿、於安息日醫病與赦罪所持有的權柄,都顯明了祂的聖潔。聖潔的神性不單是外在的權柄和不犯罪,更是內在公義與憐憫的性情;而人在墮落之後,也不單喪失了聖潔的權柄,內在本與神相近的性情也扭曲了。完全的神性也可以從神內在合一的關係理解,耶穌與父神和聖靈有著合一及無阻隔的關係。無論在耶穌受洗、登山變像,甚至從耶穌12歲的言談和出來傳道後的教導,都可以看到祂與父和靈的合一關係。耶穌從小就知道聖殿是父神的家,所以,人在性情和關係上,都與聖潔的神有矛盾,以致聖經舊約大祭司在至聖所有甚麼差池,便干犯了神的聖潔而死在其中。下期護教小貼士將會繼續討論中保的人性,讀者便能明白為何作為中保的耶穌必需道成肉身、成為有血有肉的人子了。


基督耶穌是完全的神和完全的人:每個撕裂與矛盾都需要中保(2)

上期我們提到中保的神性何等重要,那中保的人性又如何呢?為甚麼這位中保需要像希伯來書的作者指出的,能體恤人的軟弱?祭司這個角色本來就是神設立的,為人呈獻各種獻祭給神,讓神以祂的方式悅納祭司所代表的人。這個過程必需以帶血的祭物呈現,因為,這是神與人立約的記號;而血的記號當然是指生命的贖價,神以耶穌基督生命的贖價來擔保人,修補人與神不完全的關係。而呈獻祭牲的大祭司,本來是人一方的代表來呈獻這個贖價,但如果他有私心的話,某些被他代表的人就會與神無分了。所以當神要毀滅抱怨的以色列人,立摩西成為大國,摩西卻為以色列人求情,這就是中保的角色,他要體恤罪人的軟弱。祭司當然要在這個立約的記號之內,所以摩西在回埃及的途中,若不是他妻子西坡拉急急為兒子行了割禮,把血皮碰觸摩西的腳,摩西也會被神的使者擊殺(出四25-26)。獻祭的人也有軟弱與不配,所獻之物的擔保也有限,祭司要年年自潔和擺上不完全的祭牲。完全的祭牲是甚麼?除了沒有殘疾的、符合神的聖潔外,更重要是一個受苦的君王,君王是人的代表,若不受苦擔當人民的一切,就只是個為一己私利而榨取民脂民膏的暴君。詩篇109與110正是關於受苦君王的論述:君王遇害卻被神拯救,這就是神要膏立的祭司。

 耶穌正是集受苦君王和大祭司職份於一身的基督。正統伊斯蘭教的耶穌是安拉完美的僕人,卻沒有資格站在神與人之間作為擔保的橋樑。穆罕默德也不能,即使蘇菲派期望聖人和先知能有效地傳遞人間的禱告給神,然而他們卻沒有把握。神人之間需要完全的中保,人與人之間也需要溝通和擔保的橋樑,化解偏見的高牆、仇恨和矛盾。這就是基督徒的見證,是保羅提到補滿基督患難缺欠的工夫。

 

護教小貼士加料:去神化的伊教耶穌

伊斯蘭觀點底下的耶穌跟聖經所呈現的有甚麼分別?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分別就是去神化。即使耶穌的身份在伊教的確特殊,但對伊教更重要的觀點,是耶穌只是安拉的一個奴僕,在敬拜獨一真主的面前,安拉並沒有兒子或娶妻,耶穌似乎不過是個凡人。[1]但我們絕不要輕視伊斯蘭對於奴僕耶穌的觀點。在蘇菲派學者的論述中,耶穌是一位能虛己、完全放下自我而盛載和分享神憐憫的人。Ibn Arabi認為,唯有人能以奴僕的身份完全放下自我,才能盛載永恆終極的主體(就與神充滿一個人相似的情況),讓安拉本身以致他無限的憐憫內住其中。[2] 馬可福音著重記載跟隨聖靈而甘心順服和受苦的奴僕耶穌,或約翰福音13章裡他為門徒洗腳的榜樣,其實都在表述耶穌虛己為人而反映神形象的一面,這與蘇菲派的論述非常相似。然而耶穌的神性本身並不會因為他的虛己而消失,當他盡諸般的義受洗之後,天上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

伊教還有一些對耶穌的特殊描述是聖經沒有記載的,這些記載甚至有形容他的身材和面容。在古蘭經,耶穌的獨特性比起他在伊教的聖訓較高:耶穌在古蘭經中是神給世人平安和憐憫的記號,不但有記載耶穌因着獨一真主的話語和靈臨到童貞女瑪利亞而生,甚至以另一種死而復活的方式呈現在讀者眼前;[3] 但在聖訓中另有兩個嬰孩都能做到像聖嬰耶穌在搖籃能說話的異能。[4] 由此可見:1. 伊教對耶穌並不陌生;2. 伊斯蘭教與基督教記載耶穌有相似但絕不相同;3. 去神化的耶穌絕不等同妖魔化,伊教史家記載在耶穌身上的神蹟奇事更使祂能成為聖嬰、聖人和先知中的一位,讓不警醒的基督徒感到無傷大雅。這是屬空中掌權者的陰謀,不知不覺間將耶穌是神的身份偷換了。下期護教小貼士加料會探討這對救贖觀念的影響。


[1] Bernie Power, Challenging Islamic Traditions: Searching Questions about the Hadith from a Christian Perspective(Pasadena: William Carey Library, 2016), 134.

[2] Reza Shah-Kazemi, Jesus in the Qur’an: Selfhood and Compassion—An Akbari Perspective in Jean-Louis Michon and Roger Gaetani(eds.), Sufism: Love & Wisdom(Bloomington: World Wisdom, 2006), 226.

[3] 奧阿瑪西(Abd al-Masih)著,方孝鋒譯:《古蘭經中的穆罕麥德與耶穌》(_____:星光國際團隊,2014),頁8, 36-42, 50-3.

[4] Power, Challenging Islamic Traditions: Searching Questions about the Hadith from a Christian Perspective(Pasadena: William Carey Library, 2016), 133-4.